【杰佣ABO】玫瑰与枷锁(40)

*该完会完的,按照节奏来

*对应的是第3章


目录与预警


(40)The Chain


01.


他们在一起共度了三年的时光,至今想来,那并不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日子,死亡的威胁在他们身边如影随形,鼻子闻到的是硝烟的味道,嘴巴尝到的是鲜血的滋味,伤痕与疲惫每日每夜折磨着神经与躯体。


然而爱情足以美化这一切,尤其是像这样热烈的爱情。


每当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他们都会躲开其他人单独待在一起。战友们对此喜闻乐见,或许是因为灰色的军旅生涯总是需要浪漫来点缀才不显得那么无聊,即便是领导他们的那个凶巴巴的中尉,这时候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看不见。


奈布感到自降生以来少有的幸福,爱情与友情,他都都有了,尽管他没有想到会在战场上获得这些。


篝火旁边,他们饮酒歌唱,英国人许诺,只要在这三年里取得每一场战役的胜利,那么就赐予他们自由。


自由,多么充满魔力的词语,以至于每个人都竭尽全力。


他们参加一场场危险又隐蔽的战斗,杀无数的人,当然也会不可避免的有牺牲。每当一位战友死去,他们就会在他的墓碑前放下一枝白玫瑰。


继承死去的人的遗志努力活下去。


这是入伍时,中尉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02.


最后一场战役前夜,星子散满天际,黑色的夜空泛着幽幽的蓝色,没有风,没有云,一切都那么安静祥和。


中尉正在篝火前大声说话。“明天,只要明天我们胜利了,大家伙就都能回家啦!”


他扬起拳头在空中挥舞,红彤彤的脸庞少有的露出了笑容,“离开英国,回到廓尔喀!”


奈布坐在土坡上听他说话,突然感到一直牵着他的那只手紧了一下。


“你在担心什么?”他微笑着问。


杰克并不回答,于是他转头给了杰克一个吻,抵着对方的额头轻声说道:“我永不会离开你。”


“只不过,我必须去一趟廓尔喀……”他的手指在杰克掌心里画着圈,“我得去见见我的母亲,如果可以的话……”


杰克久久地看着他,然后牵着他站起身,走到人群的中间,他的脸上露出笑容,然后郑重地半跪了下去,“我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


他深红色的眼睛闪闪发亮,笑容如同冬日的晚霞一般温暖,“你愿意接受我作为你的爱人吗?”


铺天盖地的起哄声顿时响起,人们拍着手发出巨大的笑声。


在一片欢腾之间,杰克的声音轻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


“我想陪伴你去见你的母亲,以伴侣的名义。”


火焰腾的一下窜了起来,奈布内心的幸福几乎把他的头脑冲昏,他紧紧握住杰克的手,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这时候他心中是多么幸福,并没有意识到这幸福将会和露水一样短暂。


03.


第二天的战役从凌晨开始打响,敌人躲藏在山坳里,行动敏捷,奈布的大腿被流弹击中,不得不撤退到后方治疗,所幸对方并不是什么装备精良的强敌,医疗兵将他用担架抬走的时候战役已经快结束了。


杰克给他做完手术,取出了碎弹片,然后细心地包扎了伤口。


奈布挣扎着想坐起来,立刻被按回了床上。


“亲爱的。”杰克摸了摸他滚烫的脸颊,“你在发烧。”


他微笑着说:“不用担心,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我想战争快结束了。”


奈布这才安心了下来,他动了动手指,眼神飘向一边的水杯,杰克心领神会地给他喂了一口水,他的喉咙这才润泽起来,能够顺畅地说出话。


“今天的敌人似乎并不难缠。”他说,心里有一丝的不安。“这是最后一次利用我们的机会,我本以为会艰苦卓绝。”


“或许是运气。”杰克俯下身吻了吻他的嘴唇,安慰道。


“希望如此。”


他勉强笑了笑,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口,期待着下一次有人进来的时候能带来前线的消息。


身边的伤员大大咧咧地坐在凳子上,一副轻松的样子,“我说奈布,你是得了什么婚前焦虑症么。”他揶揄地来来回回地看着杰克和奈布两人,大笑出声,“得啦,马上就会传来中尉他们战胜的消息的!”


他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掀开帘子,说道:“听听,枪炮声都变得零零落落的,看来我们……”


他再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


一颗炮弹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爆炸,巨大的轰鸣声让奈布一阵耳鸣,他被这炸弹的余波震得从床上跌落下来,一抬头,方才还说笑着的战友正满面血污地趴在地上。


他颤巍巍地伸出手,嘴唇微动。


透过灰尘的迷雾,奈布看见对方的唇瓣一开一合,“救我。”他在说。


奈布无比愤恨起自己受伤的双腿来,他动不了,他该死的像个废物!


只要我往前迈一步……我只要往前迈一步……


炮火再次袭来,他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次他彻底看不见对方的身影了。


“不……”他被杰克打横抱起,迅速向旁边撤退。


“发生了什么?”他徒然地问。炮弹是从后方袭来的,是敌人绕过他们埋伏在后吗?


杰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下方,奈布沿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瞬间脸色刷白。


他看到自己的同伴们正站在敌人的阵地上,同英国人战斗。


他终于看到敌人的样子了,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是那么熟悉又陌生,在他的童年生活里,时常能看到父亲也穿着同样的装束亲吻母亲的脸颊。


“他们是……廓尔喀人。”


他的同乡,也是他方才与之战斗的人。


评论 ( 28 )
热度 ( 407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