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41)

*抓住10月的尾巴更新一下,写得太烂了= =只好悄咪咪地放文就跑


目录与预警


(41)The Chain  


“他们也是,他们……”奈布强撑着向前走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茫然地往前疾走几步,突然被身后的力量猛地扑倒。


“小心。”杰克趴在他身上,冷静地往左右看看,他们所在的地方离战火中心不远,得时刻提防着流弹。


他们就地滚进了一边的灌木丛,藏在隐蔽的石头后面,奈布紧紧攥着杰克的袖口,眼睛里一片茫然,他捂着头,痛苦地喃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原来对方也雇佣了廓尔喀士兵吗,还是他们根本就是在和住在这里的原住廓尔喀人战斗?


与同胞自相残杀的现实以无比残忍的方式冲击他的眼睛和大脑,让他几乎在痛苦与悔恨中窒息。


原以为今天过后就能获得自由,可是这自由竟然是要踩着同胞的骨骸尸体上去的吗?


“我……”奈布手足无措地跪坐在地,“我该怎么做,我不明白……”他将求助的眼神朝向杰克,企图从他的嘴巴里听到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境。


“亲爱的……”杰克紧紧拥抱了他一下,“不要怕。”他干涸的唇瓣压上奈布的,给了他一个带着铁锈味的吻。“拿着这个,奈布,我知道你不想杀他们,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你身上穿着英国士兵的制服,说的话带着伦敦口音,没有人会把你当作廓尔喀人的。”


他望着奈布,神情哀伤。奈布无意识地握住刀柄,转头望望不远处的战场,中尉和主力部队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有几个士兵从战壕里站起身冲对面挥手,试图将自己也是廓尔喀人的情报传递过去,可没等他们摆出手势,就被猛烈的炮火攻击倒下了。


中尉颓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神色灰败,他举起的手臂在空中摇摆不定,他在犹豫究竟是放弃阵地逃跑抑或是歼灭对方获得胜利。奈布死死盯着中尉的手,期盼着这个男人能够做出两全的选择,可是对方终于下定决心了,他的手臂伸直,向前平举,颤抖地发出声音——


“进攻。”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褪了色,面前的一切除了惨白还是惨白,等到奈布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杰克牢牢抓住手腕,跑向与战场背离的方向。


“我们离开这里。”他看到杰克冲他微笑,温和的如同冬日暖阳,他的眼睛是这一片失色世界里唯一的颜色,红的如同玫瑰泣血。


“我……不可以当逃兵。”奈布痛苦地摇着头,大腿上的伤口撕扯出剧烈的痛感,可这一切比不过心脏酸痛的百分之一。


他挣脱杰克的手,往回走了两步,但就在同时他的脖颈被狠狠砍了一下,天旋地转过后便是彻底的黑,在晕倒之前的最后一刻,他感到自己软软地跌在了杰克怀里,耳边的炮火声刹那间远去,只剩下杰克的轻声低语。


“原谅我……”




再度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片柔软的水草上,四周空无一人,空谷之中一丝儿动静也没有,没有炮火声,也没有呻吟与痛呼声,仿佛方才记忆里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幻觉,然而大腿上的痛感又无比残忍地告诉他,你经历的所有都是真的。


他咬牙站起身来,大声喊道:“杰克!”但这除了惊起一群鸟雀以外,渺无声响,周围寂静的可怕。


深深的绝望瞬间席卷了他的脑海,他睁大眼睛,嘴唇苍白的吓人,某种不好的预感紧紧揪住他的心脏,迫使他去思考最坏的情况。


他一瘸一拐的走来走去,企图从环境找到任何一点儿有关的线索,杰克不会把他一个人丢在那儿的,绝对不会,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在他被绝望彻底击倒前,奈布终于发现了杰克的踪迹。他侧卧在草丛后面,身体紧靠着树干,一只手握着刀柄,刀锋深深没入躺在他身侧的那匹狼的身体里,另一只手已经被狼齐根咬断,只余下狰狞的腕部切面,不停地淌下猩红的血液,在他们身边,散落着一地的药草。


奈布几乎在一瞬间体会到了死亡的感受,他用力把沉重的狼尸推开,颤抖着手指按上了杰克的颈部,幸好那儿还留存着动脉的跃动感,尽管微弱到快要感觉不到。


他紧抱住杰克的身体,泪水从眼睛里啪嗒啪嗒掉下来,无助地撕开衣服,想要把杰克的伤口包扎起来。


“不……别这样,杰克。”他一边哭一边说话,声音颤抖的让人心碎,“你答应过我,绝对……绝对不会死的。”


“我会疯的,真的,求求你活下来,我什么都没有了,绝不能再失去你。”


他呜咽得像是受伤的小兽,无助地不知如何是好。


他恍然间想起小时候,村子被屠杀,父亲死了,那时他也和现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身边还有母亲,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他原以为近在咫尺的幸福,转瞬间就如同海上的泡沫一般破灭了。


“我答应过母亲一定要活下去。”奈布吻着杰克的唇,他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呼吸,“所以,活下来,杰克,否则我不知该怎么兑现我的诺言。”


他徒然地抱着杰克,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眼泪是这样多,像是永远流不完似地。


“杰克……杰克……”他一遍遍地呼唤着,浑浑噩噩地,甚至连长时间搂着杰克的手臂麻木了都没发觉,以至于当细若蚊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一时竟以为是自己的幻想。


杰克抬起未受伤的手臂,轻轻地抹掉奈布脸上的泪水,“别……哭,亲爱……亲爱的。”


他微笑起来,和以前每一次的表情都一样,“我不会死,你看到……”他咳嗽起来,吐出一口血沫,奈布忙替他拍着背。他缓和了一会儿呼吸,终于有力气继续说下去:“这些药草可以治伤,你把它们捣烂,敷……咳咳,敷在伤口上,就可以了。”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似乎说这句话已经用掉了他全部的力气。


药草并不多,奈布将它们捣烂后全部敷在了杰克的断腕上,全然不顾自己腿上的伤口正朝外渗着血。


他扶着杰克走到一处山洞里休息,杰克说,这附近有一个小村庄,村民们有时会上山采些药草,只要他们撑到有人经过就可以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安抚地笑着,让奈布的心情也镇定下来。


他乐观地想着,有了药草,杰克的伤口会慢慢变好,只要再等几天,再等几天……


他没有想到这个几天,竟然是整整一个月。




杰克渐渐瘦了下去,他的伤口发炎,腐坏的很严重,药草的效力似乎变得越来越小,到后来,断腕以上整个手臂,都溃烂了一大片。


他反复地发烧、昏迷,无法吞咽食物,到后来,只是吊着一口气,依靠喝水来维持生命。


奈布眼睁睁地看着一切的发生,却无能为力,正如他没法挽救自己的父亲,村庄,还有自己的战友以及那些战场上的廓尔喀人。


白天他出去找食物和下山的路,晚上就躺在杰克身边,整宿整宿地做噩梦,每到那时,他只有握着杰克的手才能获得片刻的宁静。


可是杰克也只剩一只手了,他再也没法弹钢琴,也很难再拿起画笔,想到这些,他痛苦到快要发狂。


如果根本没有遇见过他就好了……


那么他会有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孩子。


他会拥有许许多多美好的事物。


他也不会死。


所有的心情如同锁链一般缠绕住他的心脏,然而他并不露出什么破绽,日日扮出一副愉快的样子,等待着有一天会有人找到他们。


一个月后,终于有人来了,可那时,他听到的,只有身后杰克颓然倒地的声音。


评论 ( 25 )
热度 ( 349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