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幽灵

*点的斯德哥尔摩情人梗(虽然我感觉写歪了……)


01.


“你回来了。”


当浓重的雾气又一次掩盖住奈布·萨贝达的眼睛,他听到有个声音对他这么说。


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熟悉地带着点慵懒,又戏谑的笑意,以至于他毫不怀疑地想,他在嘲笑我。


是的,他在嘲笑我。


嘲笑我明明害怕,却还是忍不住要回来,回到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回到他的身边。


“我亲爱的,你发觉自己离不开我了吗?”尽管那个声音挑逗的话语露骨,听起来却是既亲密又温柔。“否则为何明明已经离开,你又再次出现在这里?”


坐在高高教堂顶上的身影饶有兴趣地俯瞰着下面,雾气对他没有丝毫影响,因此他看见披着绿色斗篷的小小人影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


他看起来很痛苦,他的身体一刻不停地颤抖着,好似有什么人拿刀戳在他的心脏上,一下,又一下地往更脆弱的里面刺去。


即便只是听到我的声音就如此痛苦,你却仍然要回来。


他从高塔上飞了下来,如一片轻盈的羽毛缓缓降落到地上,红宝石般的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此刻那双眼睛里流光婉转,笑意盈然。


我早就知道了,奈布,除了这里,你无处可去。


奈布感到了窒息,绵密的痛苦使他的神经无法承受,仿佛溺水者般地蹲下身,大口呼吸着。


压迫感越来越明显,他知道,那个恶名昭著的,开膛手的幽灵,正一步步向他的方向走来,若有人能看见,一定会为他的姿态而惊叹,因为他那宛如贵族般的优雅。


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见他吗?


于是他站起身来,廓尔喀弯刀滑落到手心,锋利的刀刃发出冷冷的光。


我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做最后一次尝试吗?


最后一次,回到人间的尝试。


这儿的雾气泛着淡淡的红,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而开膛手杰克的幽灵就在这片浓雾中游荡,奈布站在原地,静静感受。


曾身为战士的敏锐有助于找到他的踪迹,但是危险的气息似乎无处不在。


风声开始在耳畔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歌声,高雅的古典乐,是他一向喜欢的。


奈布突然悲哀地发觉,曾经被囚禁在他身边的日子,使他对他的一切都那么熟悉。


他因此而分神,这是致命的错误。


廓尔喀弯刀的刀刃离对方的咽喉还有一段距离,然而奈布已经不能再前进一步了。


白色的骨刃划开了他锁骨处的皮肤,带出几丝血液。


幽灵哼着歌,很快乐似的,“虽然你想杀了我,但我很高兴,你没有失去一贯的警觉。”他微笑起来,与此同时,四周的雾气迅速消散,这时候他们彼此注视着,或者说,奈布幽蓝色的眼睛被强迫抬起,对上他赤色眸子中的玩味。


到了这个时候,奈布终于停止了发抖。


他的心里有一股奇异的安心感,脑子里不停哭号的,许多人的喊叫声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奈布平静地说:“我输了。”


“不不不。”杰克将左手恢复到正常的样子,“我不会杀了你的,你有一千次一万次的机会……”他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看着那双平静的蓝眼睛,以前它总是蒙着一层雾气,让人捉摸不透,然而这时那双眼睛澄澈如天空,透明地纯净,也空旷。


“哦……我亲爱的小奈布。”他叹息出声。


杰克将他打横抱起,然后飞回了教堂。


奈布在他的怀里很安静,一下都没挣扎,只是转了眼睛看看四周。


这座教堂不知是什么时候破败的,四处结着蜘蛛网,灰尘遍地,看起来阴暗又诡异。这儿是多么适合我啊……他想。



杰克一步不停地飞到了顶端,将他放在柱子旁。


他半跪下身,挑起奈布的下巴,“你根本不想杀我,你放弃了。”他不是疑问,而是在下定论。


“我不能……”奈布的声音嘶哑,“我不能……”


我不能在人群中生活,越看到他们生命的鲜活,我越无法忍受。

 

我只能躲在这里,远离人群,与双手同样沾满鲜血的幽灵一同作伴,直到自己也成为幽灵。

 

我愿以折磨自己为代价,换取丝毫良心的安慰。

 

但他到底什么也没说。

 

02.

 

杰克看着他很久,然后了解了什么似的。

 

“原来如此。”他笑起来,“我是你赎罪的工具。”

 

他的指尖划开奈布的衣领,扣子崩裂,四处飞溅。

 

“但我乐意帮你,谁叫我爱你。”他以一种浮夸的语气阐述着自己的爱意,奈布看着他,一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纯粹在逗弄自己。

 

奈布看着他俯身,凉薄的嘴唇压住了自己的,细细描模的动作温柔又绅士。

 

在胸口处游走的纤长手指蛇一般灵活,逼出他无可奈何的喘息。

 

他的身体发软,对杰克的动作做出习惯性的反应,他们彼此之间,肌肤之亲不知有多少次。

 

“不反抗吗?”他埋首于奈布的颈项之间,舔舐那细细的伤口,血液的味道荡漾在唇齿之间,令人着迷。

 

没有得到任何回音,于是他说:“好吧。那么,对我说声,我爱你。”

 

奈布从情欲中抽离出来,眼神冷淡。显然是拒绝的反应。

 

“你只有这里不可爱。”杰克的手指点着他心脏的位置,“口是心非。如果不爱我,你为什么回来呢?”

 

“我只是来杀你的。”奈布还是妥协了,“这不是……”他将呻吟勉强咽回肚子里,“这不是爱。”

 

“哈哈……”

 

杰克决定发挥自己一贯的绅士风度,容忍他小小的嘴硬。虽然在靠近时,他一点杀意都没感觉到。

 

“即便如此,也永远陪伴我吧。”幽灵吻上他的额头,如此说着。

评论 ( 10 )
热度 ( 478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