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3)

目录与预警

 

*链接已换,可以打开啦~

(3)Blue Rose

01.

睡眠是奢侈的东西。

像昨夜一般安详的,不受惊扰的睡眠,对奈布而言,则更为珍贵。

02.

许多人愿意做梦,贫穷的期望天降财富腰缠万贯;丑陋的期望改头换面风靡万千;单相思的期望得到爱情;年老的期望一朝回到青春。总归,是在期望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

因此他们说,我恨不得永远活在梦里。

然而奈布与他们不同,他的梦境里没有鲜花,没有糖果,没有温暖的拥抱与亲吻,有的,只是遍布硝烟的战场。

他反复做那个梦,已做了许久。

火药与血腥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不远处的断肢残骸悬挂在焦黑的枯枝上,风吹动其上破碎的布片轻轻摆动……头顶上子弹飞过的声音和炸弹爆炸的声音一刻不停,奏成一曲奇妙的挽歌。

有人看见他,眼里发出欣喜的光芒,颤巍巍地向他伸出手,嘴巴发出“救我”的声音。

那是我的同伴。奈布想,我该去救他。

然而他动不了,腿好似灌了铅,沉重地抬不起来。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的身躯消失在炮火中。

上帝啊……奈布流下了眼泪,他的手指几乎碰到我的衣角,如果我往前迈一步……我只要往前迈一步……

即便知道是在梦中,他依然无法原谅自己。

有时候他会站在另一边,目睹着与他年纪相仿的敌方士兵沉稳地开枪攻击,他们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军服的颜色,他们的面容一样稚嫩,笑容也是一样的天真,他们甚至一样会将家人的照片藏在胸前的口袋,当然,他们也一样会死。

当头盔被炸飞到奈布的脚下时,他想,我不也杀了许多这样的人吗?我对他们的恳求视若无睹,眼泪并不足以打动我的心。那么……他看着滴落在手上的泪水发怔,我为什么也要流泪呢?

有时候,他站在一扇巨大的铁门前面,听着门里面的呼唤或哭号。

夹杂在这些声音里有人在说话,“奈布,我的腿好疼,我找不到我的腿了……”、“奈布,你为什么不早些来呢?”、“奈布,和我们一起吧……”

可怕的像是来自地狱,响彻四周,即使捂住耳朵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每当这时,他都会从噩梦中惊醒。他清楚地知道是在梦里,但也冥冥中相信,如果真的推开那扇门,他将万劫不复。

03.

死亡是容易的事情,难的是背负着一切,然后活下去。

 

很多事情永远不能忘记,永远不能。即便白天刻意不去想,在夜晚,它也会从心底里泄露出来,毫无忌惮地在梦里肆虐。

 

说起来,他已有几年未睡过一个好觉了。

 

04.

 

戳这里

评论 ( 35 )
热度 ( 860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