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4)

目录与预警


(4)Blue Rose


01.

伦敦的清晨总是弥漫着雾气。 


这里很安静,只有鸟雀偶尔的鸣叫声,草叶清新的气味从窗子缝隙里透过来。

 

奈布回车厢拿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廓尔喀弯刀就那么显眼地放在旁边,他皱了皱眉,在任何时刻他都不应当让别人碰自己的武器。 


走出车门,能看到的最远距离不足五米,他只得摸索着前行。 


而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杰克正靠着一株月桂树的树干说话,如果有人此时经过,一定会感到讶异,因为他说话的对象,竟然是…… 


一朵玫瑰。 


更确切地说,是他昨天展示给奈布看的那朵蓝玫瑰。 


02.


玫瑰说:“你这样骗他,真的好吗?”


好啊,有什么不好的。


杰克伸展双腿,舒适地闭上眼睛,展露出最得体完美的微笑,“我亲爱的玫瑰,你什么时候也会大发善心了。”


“我只是对你编造的故事感到作呕。”玫瑰在风中轻轻摇晃着自己的叶子,“病中的母亲,有着湛蓝双眸的小姑娘,你说的谎话永远带着某种不切实际的浮夸,上帝啊,他们居然都会相信你。”


杰克对玫瑰的不解风情感到万分惋惜,“即便你有着花的美丽,但对绅士的美学了解的也太过贫乏。”


“绅士?”玫瑰冷冷地嘲笑道,“你明明是个残忍的刽子手,装什么虚伪的慈悲绅士。”



玫瑰总是这样,杰克撇了撇嘴,有些无趣地想。然而它们是唯一真正了解他的事物,杰克珍惜这难得的,姑且称之为“知己”吧,因此这喋喋不休的嘲讽,还算可以忍受。


他试图让玫瑰从冷嘲热讽的话题中脱离出来。


“你听见了吗?那只小猫咪正在向我走过来呢。”杰克微微侧过耳朵,他的听觉一向灵敏,何况是在雾中,浓雾遮掩了一切的杂音,使得对方走过来的声音愈发明显。


他仿佛能看见穿着靴子的双腿走过松软的草地,野花嫩草被踩进凹处,陷入泥土,偶尔踩到落在地上的枯枝,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咔嚓”。


“咔嚓”。


声声入耳,酥麻入心。



“猫咪,哼。”玫瑰说:“我想你低估了他爪子的锋利程度。”


“也许吧。”杰克摸着肩膀上的牙印,那里轻微的疼痛感还未全部消除,而在衬衫遮掩下,几道指甲划出的血痕也扎眼地触目惊心。


他微微睁开眼睛,有些陶醉地回想昨夜的一切,那场性事真是令人畅快,尤其床伴的身体既有着omega天生的柔软,又有着久经训练的坚韧。不管什么姿势都好,他都能承受下来并回应。


上帝啊……杰克在心里叹息,明明才尝过那具身体的滋味不久,他居然就开始想念了。



03.


在森林里,奈布·萨贝达,一名出色的自由雇佣兵,此刻正在白色的浓雾中行走。


他一手拿着弯刀,做出防御的姿势,似在警戒周围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当然,他并不需要这么做,在这里,这片雾气弥漫的森林里,最危险的生物此刻正靠着一株茂盛的月桂树,饶有兴致地倾听着他的脚步声。


而他也不负所望地,按照正确的方向向他走去。


不过,对于奈布来说,或许相反的方向才是正确的。


迷失了方向的佣兵此时不知前方何处,也不知自己会遇到什么,当然也并不能想象到自己的人生就此不同了……



他只是一味向前走,直到看到一个纤瘦修长的背影坐在离他不远处的树下,雾气在这里完全消失,清晨的阳光毫无阻碍地倾泻下来,将那人笼在一片灿灿的光芒之中。


那人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中闪闪发亮,晨光在其上跳跃舞蹈……


或许是听见他来了,转过头昂首看他,脸上带着温柔优雅的笑容。


有那么一瞬间,奈布想,这个场景实在是美好的过分。



杰克满意地看着奈布的反应,诚然,这一套他实在做的太熟了,几乎没有人能够分辨出在这样纯洁的表象下究竟是什么。


然而玫瑰讥嘲的声音适时响起,“杰克,你看,又一个被你迷惑的笨蛋。”当然,这声音奈布是不会听见的。


杰克的笑容分毫未变,“我亲爱的玫瑰,我想你是时候该闭嘴了。”


不动声色地威胁,也是绅士的美学。



04.


奈布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微微颔首,“医生,昨夜的事情,谢谢你。”


他喊他医生,而非先生。


杰克感到有趣,beta的地位远比不上alpha尊贵,因此之前的警察在见到他时会摘帽行礼,但是这个omega,地位还不如beta的omega,居然以一种很平常的语气喊他“医生”。


一个相当自尊的omega。杰克如此下了定论。


于是他也以平等的态度回应,“这是我份内之事。”


“那么,我应该付您多少诊金呢?”


杰克几乎就要笑出声来,这个omega不仅有趣,而且可爱。


他看着奈布立的笔直的身体,紧身衣物显得那副躯体修长柔韧,弹性极佳,美好火热的触感不受控制地泛上脑海,糜烂艳情的画面使他的身体又兴奋起来,甚至想就在此地狠狠地疼爱他一番。


“一粒纽扣。”杰克说。


“什么?”显然奈布没有反应过来。


“诊金是你的一粒纽扣,胸前的第二粒。”


其中隐含的意思让奈布有些窘迫,“我不明白……”


“我说过,我对你一见钟情。”杰克朝他眨了眨眼睛,“还记得吗?”


是的,他的确说过,不过,我原以为那只是一句调侃。奈布想。



05.


最终杰克还是得逞了,相比于奈布,他调情的技巧显然高的多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杰克兴起了一种难得的兴趣。


“亲爱的玫瑰,我改变主意了。”


“你决定换个目标下手吗?”玫瑰不以为然,“他可是个佣兵,和你以前的目标可不一样。”


“有何不可呢?”杰克说,“我决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他说到最后,忍不住大笑出声来。


玫瑰看着他难得失态地大笑,良久才静静地道:“你真是个疯子。”


评论 ( 19 )
热度 ( 1188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