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9)

*字数3k,攻略进行时……

*今晚还有一更,补上说好的,事情总是在做好计划的时候来……(跳票抱歉qaq)


目录与预警


(9)Yellow Rose


01.


“他那样哭了多少时间呢?哭过以后,他做了些什么呢?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从来没有人知道。但有一件事似乎是可靠的,就是在那天晚上,有辆去格勒诺布尔的车子,在早晨三点左右到了迪涅,在经过主教院街时,车夫曾看见一个人双膝跪在卞福汝主教大门外的路旁,仿佛是在黑暗里祈祷。”


杰克拿着一本装帧精美的《悲惨世界》慢慢念着,正读到冉·阿让洗心革面的这一段,停了下来,他把书签夹在这一页,然后抬起眼看了奈布·萨贝达一眼。


奈布此时一手撑地,仰着头坐在一堆凌乱的书籍当中,右手攥着包冰块的毛巾压在脸上,衣领随意的扯开,露出白皙的脖颈肌肤。


他看起来毫无防备,身体的几处要害就那么轻率地暴露在他人面前,松懈的完全不像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不过……杰克咬住食指的第二根指节,轻轻的笑。这也难怪,毕竟谁会怀疑一名德高望重的医生的动机,何况他不过是邀请自己来家中帮忙搬家而已。作为一名刚接受过帮助的“善良”的人,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还能称其为人的话。


杰克为自己的直觉感到惊讶 ,尽管眼前的人看起来既瘦弱又无力,但他就是觉得,这个人很危险,不仅对别人,可能对自己也是如此。


老天,这可真是有趣极了。


你看,袖子挽起后露出的一截手腕是多么纤细,高高扬起的脖子脆弱地像是轻轻一折就会断裂。可是如果你真的足够聪明,就会知道那手腕可以轻易扭断你的双手,至于脖子,呵,在碰到它之前多对自己的脖子放些注意力才是明智之举。


他缓缓摸着自己颈上的一道血痕,那里已经结痂了,摸起来有些微的粗糙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似乎在某些方面又无比敏感脆弱。自从杰克开始对他感兴趣之后,关于他到伦敦后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尽数知晓,可惜还不够,除了知道他是从东印度公司退休的廓尔喀雇佣兵之外,其余的算得上是一无所知。


杰克不免觉得有些挫败,他向来喜欢无所不知的感觉。可是奈布·萨贝达,看起来就像一个谜。他显然是一个omega,但omega是怎么经过部队的体检的?


而且他自来到伦敦后,一直生活在一间普通的民宿里,白天几乎不出门,也很少与人交流,唯一的固定活动是每周一次的教堂忏悔,以及领取按月发放的退役抚恤金。


没有漏洞,看起来就是一个完美的,颓废的退休军人而已,靠着政府补贴度日,拒绝与别人交流,这就是许多参战军人退役后的现状不是么?


如果不是在某次捕猎的时候看到他在一片血泊中哭泣,他或许也会被骗过去了。


杰克带着点恶意的调侃想,现在你比冉·阿让更好一些,可以去教堂里面的黑暗里哭泣祈祷了呢。


02.


杰克将书本合上放到一边,然后坐起身子,一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语气却是与表情完全不相符的关切:“奈布,你的眼睛好些了吗?”


奈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刚才整理书籍的时候被打中了眼睛,不得不休息一会儿,没想到这里太安静,而且有一股迷人的药草香气,让他不知不觉地就放松下来,几乎昏睡过去。


真奇怪,这里仿佛有种魔力,他皱着眉头,揉揉额间有些懊恼。


他的眼前模糊,使劲闭了一下才恢复视力,颧骨处的肿起已经消了大半,只留下一大片红色痕迹。“已经好多了。”他回答说。


“噢,那就好,不然我就要愧疚至死了。”杰克把手按在书上,身体微微前倾向奈布的方向。


奈布被他浮夸的表情和语气逗乐了,“好了,先生,我们继续吧。”他抬起头想要站起身来,却又被肩膀上的力量按回去了。


“别动。”


杰克挑起他的下巴,仔细地看着他的伤处,眼神既公式化又专注,看起来就像是个尽职尽业的医生正对病人做着例行公事的检查。


他的动作规矩又克制,看起来的确如此。


奈布注视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英俊的脸,身体宛如石膏般僵硬,手指放在紧靠大腿的地方,刀距离他的手指只有不到一英寸的距离。他不动声色地挪开手,刚想要说点什么来驱散这种气氛,杰克就离开了。


“看来你说的没错。”杰克弯了弯眼睛,展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今天晚上大概就能消肿了,这个给你,好的更快一些。”他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圆形的扁盒子,打开,又想凑过来替他上药,却被拒绝了。


“谢谢你,医生,不过我自己来就可以。”


“喔……好吧。”他把盒子重新盖上,递给奈布。


奈布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清爽的薄荷香气扑面而来,药膏呈浅绿色胶状,用手指蘸取一点涂抹到脸颊上,清凉的感觉透过皮肤沁入,冰凉的很舒服。


“扭伤、摔伤都可以用。”杰克补充了一句,“还能去疤。”


“说起来……我很好奇。”他托着下巴问,“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像是和别人打斗了一场,是吗?”


奈布迟疑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是的。”


“给你下药的也是那帮人?”


“嗯。”


“唔……”杰克显出同情的表情,“那真是太不幸了,你为什么不报警呢?”警察明明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奈布回想了一下那时候的事情,带着嘲弄意味的轻笑一声,这里不过是处贫民窟,他也只不过是个omega,警察怎么会冒着得罪一大帮流氓的危险来帮他呢。问出这个问题的杰克还真是不识人间疾苦的alpha啊,天生带着超过普通人的优越,轻而易举地就能获得人们的尊敬与敬畏。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表现出来,毕竟这些与杰克本人毫无关系。“我自己可以解决。”他说,那群人应该没有胆子再来招惹他,如果他们还想再失去剩下的一只耳朵与九根手指。


03.


他们没有继续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


杰克敏锐地感觉到他不愿意多说什么,有什么东西隔绝在他们中间,使得他说话的时候都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怎么才能打开这扇横亘在中间的门呢?杰克兴趣盎然地思索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奈布把最后一个纸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大摞书,看封面上的名字,似乎都是些外国作品,字符组合在一起却一个字都看不懂。他甩了甩酸痛的手臂,那里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但还有些微微的刺痛。


四下看了一圈,客厅的书架都已经摆满了,不知道书房里还能放得下吗?奈布想了想,准备去看一眼。


书房在二楼,沿着木制的楼梯走上去,尽头的房间就是。奈布慢慢地走了上去,门半掩着,暗红色的地毯铺到门口,顺着蜿蜒的纹路往里面看去,杰克正斜坐在窗子上,低着头。


奈布突然噤声了,他看到夕阳的余晖洒在那人的身上,金色头发有着某种凌乱的美感,卷曲翘起的长睫毛上,阳光如水一般流动。


那人的侧脸弧线完美至极,眉毛浓密纤长,在其下,眼睛紧闭着,睫毛在高挺的鼻梁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他的嘴角自然翘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嘴唇微薄,却恰到好处。


他的手上拿着一本棕色壳子的书,手指掩映间,隐约能看见漂亮的圆体字——Les Miserables。他斜坐在窗台,背靠着边框,一边腿抵在地上,另一边的虚虚点着地,姿态极是优雅。


这副景象纯净又美丽,如油画一般高雅。让奈布深深觉得,要是惊扰了他,上帝也不会原谅这种罪过。


他转身离开了。


而在他的脚步声远去的那个时候,杰克睁开了眼睛,眼底一丝睡眠过后的慵懒也没有,他的眼神敏锐,富含深意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奈布·萨贝达。


他笑了出来,红色的眼睛里波光一片,漂亮的惊人,这笑声很轻,却有种炫耀似的得意感。


我现在毫不怀疑,你会是属于我的。


03.


奈布拒绝了杰克邀请他留下来吃晚饭的好意,抱着书回去。


这本书正是那本《Les Miserables》,不知怎么的,他居然会提出借走它的请求。


杰克当然欣然同意,还用牛皮纸特地包好交给他,“爱借多久就借多久!”他大度地说,“其实送给你也没什么要紧,不过,我希望还能拥有与你见面的机会。当然——”在奈布露出窘迫的表情之前,他眨了眨眼睛,用一种友好温和的口气说:


“是作为朋友的见面,可以吗?”


这种语气和措辞让人几乎没办法说出除了“当然”以外的任何词语。


真糟糕,我竟然没办法拒绝。


奈布暗自感叹着,频繁与人的接触让他生起应该戒备的防御心理,但杰克总是有办法,总是,让他放下防备。


这是上帝赐予他的救赎吗?


他摸了摸胸前往上一些的地方,那里有一道新鲜的伤口,血液甚至从那里缓慢地渗出来。


或者,只是他又一次的愚弄?


 

评论 ( 21 )
热度 ( 921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