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Kiss My Love

*6k+小甜饼了解一下,师生paro

*一雪短小的前耻【吐魂】


01.


杰克是在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注意到奈布的。


那时候他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正要往场馆走去,快迟到的学生急匆匆地从转角跑过来,不小心把红茶杯撞翻了。


裘克嘲笑他:“哪有人参加开学典礼还自带骨瓷杯子的。”


杰克无所谓地耸耸肩,挥手让不住鞠躬道歉的学生进去,对裘克说:“这是绅士的优雅,你不懂。”


说着,施施然地脱下西装外套,留裘克一脸被噎住的表情呆在原地。


……这家伙有时候真的欠揍!



洗手间在场馆的一个偏僻角落里,杰克手弯搭着脏污的衣服,刚要进去,就听见隔壁的茶水间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


他好奇地转了脚步,推门一看,一个穿着大一制服的学生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玩手机,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来了。


对方开了外音,游戏的音效声很熟悉,杰克想了一下,大概知道他玩的应该是《第五人格》,这款游戏现在很火,他也玩过一段时间。


不过,现在不应该是开学典礼开始的时间吗?这个学生怎么在这里。


杰克挑了挑眉,往前走了几步,不经意地瞥到手机画面。


看那阴森森的场景,果然是《第五人格》。那个学生玩的是佣兵,此时处于受伤状态,躲在角落里自愈。


“大一新生?”杰克把红茶杯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怎么在这里?”


奈布猛地抬起头,看起来很是吃惊,“你是谁?”他问。


“老师。”杰克伸手想要去拿他胸前的铭牌,对方立刻警惕地往后靠了一点儿。


杰克发出一声轻笑,被晾在半空的手指继续向前,点了点他的金属铭牌,“看来还是你未来的班主任。”


奈布此时也看到了他挂着的教师卡,上面写着“x系xx级xx班 班主任:杰克。”


好吧,他只是翘了个开学典礼,居然好巧不巧地撞上自己的班主任。


“抱歉,杰克老师,我只是……”他窘迫地抓了抓头发,“只是不太习惯和很多人待在一起。”


“唔,可是不参加的话会记小过哦。”


“诶?!”


“不过你帮我泡杯红茶来的话,我就帮你隐瞒。”杰克点着下巴,笑着说。


奈布认命地从他手里接过杯子,他算是知道了,对方只是想支使他而已。不过看来这位老师并不是死板的人,他的心放了下来,他可不想一开学就被记过。


杰克顺势坐了下来,游戏还在继续,佣兵呆呆地站在原地,完全没注意到监管者就要过来了。


“唔,是开膛手。”杰克手指轻点着手机屏幕,轻巧自如地控制佣兵跑来跑去开密码机,溜监管者。


对方水平还不错,杰克结束了游戏,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逃脱微微一笑,看来比赛是六阶的段位。


“老师也玩游戏?”奈布端着热气腾腾的红茶回来,正好看到他潇洒利落地结束了战局。


杰克接过红茶喝了一口,“偶尔玩玩。”


“操作很厉害。”


“你也不错啊。”他玩的时候比赛已经过半,即便他不动手,胜局也是可以预料的。


此时画面上弹出了消息框。


【NB大神???】


【求加好友啊啊啊!!!】


杰克一看,正是刚才那位监管者的id。


不过……NB大神,他手指抵唇忍不住笑了,还真是有趣的缩写。


奈布把手机揣回兜里,“那我不打扰老师喝茶了。”


杰克不动声色地把他的id记住,准备回去问问裘克,裘克最近玩这个游戏玩的废寝忘食,也许他会知道这个NB大神。


02.


“NB大神?我知道啊。”裘克玩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回答他。


“id是NaiBu,玩佣兵贼六,被他虐过的菜都尊称其为NB大神。”


“你和他玩过?”杰克一边把《第五人格》重新下回手机,随口问道。


“还没。”裘克从游戏里抬起头来,舔了舔嘴唇,“要是有机会就好了,可惜他太高冷,从来不加好友。”


“哦?”


“话说你玩的话,要重新注册个号吗?”裘克问他。


“不用,麻烦,就这个了。”


杰克输入账号密码,顺利登陆游戏。


他一上线,消息栏就涌出了一大堆未读消息。大多是加他好友的,偶尔几个是找他切磋的。他慢条斯理地一条条删了邮件,然后在搜索栏里输入“NaiBu”。


他刚想要申请添加好友,犹豫了一下,又退出了页面,转而在频道里发了一句。


【NB在吗?】id是Jack。


下面立刻疯了似的刷出一串串回复。


【woc!!Jack大神!】


【大神居然在B市吗??我和大神同城呜呜呜】


【Jack找NB?卧槽我能看见两位大神切磋吗?】


【我老公你回来啦?!】


【楼上闭嘴,Jack是大家的】


【NB大神你在哪儿~~~】


……


在海水一般的消息中,夹杂了一条很不起眼的——【我在】


然而id正是NaiBu,顿时围观群众更兴♂奋了。


【吃瓜围观~】


【6666】


【我是NB,我现在慌得一批】


【呸!楼上清醒一点!Jack老牌大神没错,我NB也rio强好吗】


【好了好了,别吵了,嗑瓜子看戏】


……


杰克盯着那条【我在】,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裘克。”他头也不回地喊,“要不要来围观。”


03.


奈布照常选了自己最顺手的佣兵,游戏开始,眼前的景象立刻让他立刻知道这是在红教堂。


对方选的是开膛手杰克,穿着骚气的玫瑰爵皮肤。


毕竟是在六阶,队友们水平都还不错,解了两台机子,伤亡只有一个,奈布刚想吁出一口气,转眼间场上就只剩两个人了。


……靠!


还是小看Jack了。


最后一台密码机开启,队友立刻转到大门附近去开门,而他则负责去溜人。


Jack紧跟在他后面,似乎完全放弃了攻击另一个人。


门开了,奈布快速发了个“快走!”就往大门方向跑去,队友接收到消息立马上道地跑了出去,他心里一定,只要我再出去就能平了。


裘克趴在一旁的桌子上看杰克打游戏,嘴巴里不停的“哟哟哟跑了跑了,你水平退步了啊。”


杰克懒得理他,这局至少不会输了,何况NB溜人的水平的确很高。


他抓住机会狠狠给了面前的佣兵一爪子。


奈布心里暗叫,“糟了!”随即就被公主抱了,只不过去的地方不是椅子,而是……


红毯?


他发觉自己有点搞不懂对方在做什么了,那附近的椅子都被拆了啊。


杰克操纵着开膛手抱着佣兵走上红毯,佣兵的服装是刺客披风,一身红,与他的玫瑰爵皮肤很相称。


他饶有兴致地拿手肘顶顶裘克,“你看,像不像婚礼。”


裘克看傻子一样地给了他一个眼神,“你怕是傻了吧,人马上要挣扎下来了。”


“唔,没关系,我再打晕他就行。”


“……你真无聊。”裘克懒得理他。


此时,世界频道里正文字直播发生的一切。


求生者队友正一脸兴奋地播报——


【卧槽NB被Jack打中了】


【卧槽卧槽公主抱了公主抱了,这把NB药丸】


【咋回事儿啊,Jack大神把佣兵送到门口了,懵逼.jpg】


除了她发的消息,下面跟了一大票分析和尖叫。


【看来NB还是不行】有人唏嘘。


【楼上没看到刚开局就死了仨吗?】有人反驳。


【我觉得不应该¥%*&%¥】有人指指点点。


【为啥Jack要放NB走啊?】有人不解。


而在这一片混乱中,某个不起眼的回复消失在消息流中。


【我觉得……Jack是不是杰佣党啊?】


04.


游戏结束,杰克发了个好友申请给奈布,秒通过,他看了一眼自己好友栏中的佣兵头像,刚想发消息,对方就下线了。


看了看时间,刚好到熄灯时间了,杰克暗自好笑,没看出来,他会这么严格遵守作息时间。


05.


开学典礼结束了,第二天一早,紧接着就是班会。


杰克打着哈欠走进教室,他昨天玩游戏玩太晚了,今天有点睡眠不足。


四处看了看,奈布已经到了,戴着兜帽一个人默默坐在最后一排,低着头,看样子又是在玩游戏。


他敲敲讲台桌子,“抬头。”


满意地看到奈布也抬起头看他,他才笑了笑,移开视线,开始说话。


他的嗓音很好听,措辞也优雅。奈布出神地看着他,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室友是个八卦达人,他被迫听了一大堆自家班主任的风靡事迹。


据说刚入职的时候就有人大张旗鼓地告白,男的女的都有。奈布暗自吐槽,这也太夸张了。


他一走神,杰克就发现了,装作不经意地走到他身边,点了一下他的头,柔软的发质触感相当好,他不动声色蹭了蹭痒痒的手指,“专心。”


教室里发出善意的笑声,奈布掩藏在头发下的耳朵偷偷红了。


06.


奈布觉得很神奇,自从开学典礼见过杰克一回,他总感觉对方对他很在意。


比如说,经常让他去给自己泡茶搬书,最近竟然还会打电话给他问学习了?!


天,他是高中老师吗?!


07.


他打开游戏登上了NaiBu的号,调出好友栏,发现Jack正好在,不禁有些手痒。


【在吗?】


对方回的很快,【在。】


【玩一把?】


【ok】


打完一把游戏,奈布心满意足地躺回床上,最近和Jack打游戏的时间是他最放松的时候了。


对方技术很高,而且基本随叫随到。


他刚想退出游戏,又发来了消息。


点开红色未读消息,是Jack。


【B市人?】


奈布想了一下,大概是上次在世界频道回复他的时候暴露了自己在B市。


随即回复道:【不是,来这边上学】


【P大】


P大是B市最好的两所大学之一,也的确是他的学校。


【嗯,环境很好】


想了想又加了句,【就是老师比较事儿】


杰克在屏幕前挑眉,这说的是他吗?


【我也在P大】他说。


【真巧,我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师兄(?)好】


唔,真有礼貌,不过他也是P大毕业的,这句师兄叫的不冤。


【师弟好,你说的是杰克?】


【你也知道他?】


【嗯,不过他除了比较讲究以外,不怎么事儿吧】


【那种程度的讲究……】


【哈哈,好吧】


【而且他好像太负责了】奈布抓住对方大倒苦水,【我有种还在上中学的感觉】


【负责不好吗】


【不是不好,就是感觉很奇怪,他对别人又不这样】


杰克摸着下巴,有那么明显吗?看来以后要更注意一些。


【可能他比较喜欢你吧】


【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讨他喜欢啊,很迷……】


杰克低着头笑出声来,谁说他不讨人喜欢。


那双非常澄澈的眼睛,白皙又有点婴儿肥的脸蛋,鼻子挺翘,嘴唇的弧度漂亮的惊人,明明看起来清秀又俊俏。


头一次见到他,自己就有些怦然心动了。


08.


Jack的操作惊人的好,奈布和他玩了一段时间,深感自己的技术也变强了不少。


两人有了校友这层现实关系,渐渐变得熟络起来,对于有点社恐的奈布来说,网络上的朋友更让他觉得自在,而且他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单是聊杰克就能聊很久。


【话说,要不要见面?】Jack发来这么一句消息。


奈布盯着这条消息,内心开始翻涌。


还是不要了吧……网络上的朋友变成现实的朋友什么的,想想就害怕……


但是……为什么……有点想见他……


他纠结着在输入框里打下【我觉得还是别……】


一句话还没打完,外面突然吵嚷起来。


【等下,这里有警察来了】他把字全部退格清除,打下这句话。


杰克:???


【警察?你在哪?】


【网吧,擦……我没带身份证】


【哪间网吧,我去找你】杰克从床上翻身坐起来,然而对面已经没了回音。


09.


不会这么倒霉吧……


奈布蹲在一堆小学生初中生里,一脸懵逼。


我难道长的像未成年人吗?!


何况,我只是来蹭空调的啊?!


这边的网吧老板人好,所以在夏天的时候经常会有P大的学生来这边蹭空调顺便上网。


但他只是来这里玩手游的……所以也没带身份证。


结果就那么倒霉地碰到了警察检查,尽管他声称自己是P大学生,不是未成年人,但对方眼睛里明晃晃的不信。


你这种小孩我见多了,长的这么小,还想妄图装大人,啧啧,家长都是怎么教育的。


于是乎,身上没有任何证件的奈布,由于手机里只有班会时记的杰克号码,只好犹犹豫豫,不干不脆地打电话给他证明。


“老师……”他揪着衣服上的带子。


“在xx网吧?”


“嗯……嗯?你怎么知道?”


“3 分钟,我马上到。”


奈布拿着手机,彻底懵逼了。


10.


杰克把他从警察手里带走的时候,几乎是强忍住笑意。


奈布耷拉着眉眼,脚底踩着石子前前后后地碾着。


“问吧。”杰克抱着双手冲他抬抬下巴。


“问什么?”


“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在那里啊。”


奈布抬起头看他一眼,又低了下去,“没什么好问的。”


他在网吧的事情只有Jack知道,现在白痴也知道此杰克就是彼Jack了!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杰克大笑出声,揉了揉他脑袋,“好了,不逗你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NaiBu的?”奈布生了一会儿闷气,还是没忍住问他。


“喏,你猜。”


“……”


“好吧好吧。”杰克抬手做投降状,“一开始就知道了。”


奈布想了想,他之前玩过他的号,看来是那时候记住的id。


“为什么?”


“嗯?什么。”


“为什么接近我,我说过……”奈布攥了攥拳头,“我说过我不喜欢和人接触的。”


杰克的眼神沉静下来,淡淡地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那……”


“可是没办法。”杰克摊开手,打断了他的话,“我想追你啊。”


“我喜欢你。”他静静地说。


天上好似突然打了个雷到奈布的脑袋上。


脑袋里“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的声音此起彼伏……


然后奈布跑了。


11.


告白之后过了好几天,杰克彻底找不到奈布的人影,不管是学校里,还是在游戏上。


他咬着牙,决定干脆去宿舍堵人。


奈布此时正趴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被床前立着的人影吓了好大一跳。


“怎么不去上课?”杰克皱了皱眉,“我看了科任老师的查勤表,你空了好几天没去了。”


奈布哑然。


杰克蹲下身子,与他的视线平齐,“为什么躲我,把我当作普通的爱慕者不可以吗?”


“没……”


“那直接拒绝我不就好了。”


“我……”


“还是……”他挑眉,“你也喜欢我。”


奈布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没有……”


“你不喜欢我,那还有什么必要躲我?”杰克咄咄逼人。


“说了没躲你……”奈布抓乱了一头乱毛,自暴自弃说:“我只是不习惯。”


不习惯与人相处,更不习惯对方的追求。


“没关系。”杰克的声音渐渐柔和下来,他抓住奈布的手心,强迫他看他,“我等你习惯。”


“到时候……”他勾起唇角笑了一下,“告诉我明白的答案吧。”


12.


时间慢慢过去,无论如何,现在不管是现实中的杰克和奈布,还是游戏里的Jack和NaiBu,关系都越来越密切。


杰克单手撑着脸,正在处理事情,奈布趴在对面的桌子上昏昏欲睡,他现在做的项目的导师就是Jack,实验室里暂时没有他的位置,只好跟去他的办公室学习。


“困了?”杰克头也不抬地问他。


“嗯……有点。”奈布揉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外阴沉的天气。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暴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要是在回去的时候下就完蛋了,他可没带伞。


“马上就结束了,帮我处理一下这个数据。”杰克把一份装订好的数据递给他,奈布接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指,很凉。


他皱了皱眉,“你不穿外套吗?”


“没时间,这份文件马上就要发过去了。”杰克揉了揉眉心,一整天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的脑子都有些不清醒。


“噢……”奈布乖乖的把数据处理完递还给他。


想了想,又走到窗边把窗户关上。


发呆了一会儿,身后敲击键盘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


“老师,结束了?”奈布转过身子问。


却没有回音,杰克此时趴在一堆雪白文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身上平时整整齐齐的衬衫被揉皱了,扣子都解开两个。


“老师……”奈布放轻脚步走过去,“杰克……?”


他走到杰克身边,对方紧闭着眼睛,额发乱糟糟的,卸去平日里的一丝不苟,这时候有些意外的慵懒性感。


奈布不知不觉地,将脸凑了过去。


好像被迷惑了,否则……他怎么会想亲他?


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听起来却比窗外的闷雷声还要响亮,当夏日的暴雨降临的第一个瞬间,亲吻猝不及防。


“唔……!”


奈布被猛地推倒在桌上,有些惊慌地看着杰克。


靠!我是疯了吗?!


他为自己的冲动吃惊不已。


随后发生的一切却更令他吃惊。


杰克的吻狂野……混乱,极富攻击性,奈布被他猛然占据了口腔的空气,几乎要喘不上气。


黏黏糊糊的水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响彻,杰克温热的身体压在他身上,一手掐住他的腰,让他逃不开他的怀抱。


两个人的呼吸声都渐渐粗重起来……


吻由开始如狂风暴雨般的侵略慢慢变得温柔而缱绻。


不知不觉地,奈布的双手环住杰克的脖子,主动将自己的唇瓣、舌头送进他的嘴里。


空气在升温,身体逐渐感到燥热难耐。


好热……奈布迷迷糊糊地想着,眸子里都湿漉漉的,泛起水光。


杰克终于将唇分离开,抵着他的额头平复呼吸,奈布的脸上已经染上了红晕,诱惑地他忍不住再次拥抱他、亲吻他,甚至,还想要……


占有他。


“成为我的吧……”


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的如同呢喃,奈布在神志完全被掠夺侵占之前,终于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嗯”。


接触的热度因为这一句回应,急速升高到几乎难以忍耐的程度。




评论 ( 42 )
热度 ( 888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