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3)

目录与预警


(13)Yellow Rose


01.


一个头戴兜帽的男人无声无息地走进破旧的酒馆里,除了上楼时木制楼梯发出不可避免的吱呀声让酒馆老板抬头看了一眼,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他灵巧地避过走廊上醉酒大汉挥舞着的手臂,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化着妖艳浓妆的妓女故意地挤到他身边来,似乎对这个有着苍白尖下巴的男人很有兴趣。


“噢,这位迷人的小先生,今晚……”她抖动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半个胸脯,暧昧地呼吸着。


奈布·萨贝达遮掩在兜帽下的眉毛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随后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币,挡住了对方几乎要凑到他脸上来的红唇。


“今晚我需要安静。”


他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靠着的其他女人,“告诉你的姐妹们,别来烦我。”


妓女冲他吹了口气,凤仙花一般鲜艳的红色指尖掐住纸币的一角,“好的先生,祝您好梦。不过如果改变了心意……”她吃吃地笑了起来,眼角的痣使她看起来更加妖娆。她的指尖轻轻点着奈布的胸膛,“请随时叫我,看在你这迷人的下巴和嘴唇上,给您八折优惠。”


然后她把钱塞进自己深深的乳沟里,扭着屁股走向另外一个男人。


在酒馆里总是会碰上这种麻烦,幸运的是只要给钱,并不难解决。


好了,现在他得开始工作了。

 

02.


奈布将房间门锁好,然后床板下面翻出一个黑色箱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支黑色的狙击步枪。


他将子弹上膛,试了试狙击镜。显然,这是目前英国最好的装备之一,那位副局长倒是大手笔。


窗外有一棵茂盛的树,正好掩住了窗子,今晚没有月亮,从外面看,谁也看不清这个黑洞洞的窗子里居然伸出了一支枪管,正瞄准着空旷街道上的某一处。


很好。位置,光线,武器都很完美,现在他只需要等着待宰羔羊出现在视野里,然后,扣动扳机。


死亡就在一瞬间,绝不会有过多的疼痛。


奈布的唇角无意识地露出一抹微笑,某种熟悉又奇妙的感觉在脑海里升起,让他觉得好极了。


倒计时马上开始。


他舔着自己尖尖的牙齿,将眼睛靠的离狙击镜更近了些。




十分钟后,街道上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小型轿车,缓缓停靠在了路边。


司机从前面下车,绕过来打开了后座车门。


奈布看到一个矮个儿瘦子伸出脚跨出来,抖了抖披着的风衣,往四处看了看,看来他的警惕性很高,或许是最近频繁的刺杀让他心里有些不安。


当然他并没有看到隔了一条街之外的某个窗子里,已经有人瞄准了他的脑袋。


奈布一动不动地靠在窗子上,姿势并不舒适,狭窄的空间让他不得不蜷缩起来,不过长时间的扭曲马上就要结束了,对方的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枪管下面,只等他扣下扳机。


子弹穿过他的头骨时,他会想些什么呢?奈布饶有兴致地思考着,蓝色的眼睛里闪闪发亮。


他不知道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才是鲜活而又美丽的。


目标倒下了。以一种滑稽可笑的动作,消音器让这场谋杀变得安静,除了浑身被溅上温热鲜血的司机,谁也不曾惊动。


可怕的惨叫声在街道上响彻,吸引了几个警察向哪里跑过去,不过这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奈布收回枪支,甚至还愉悦地吹了个口哨。


03.


雇主的电话总是来的这么及时。


奈布·萨贝达走在僻静的街道上,手里提着皮箱,在他马上就要经过一旁的电话亭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任务完成的真是完美。”对方嘶哑到有些难听的嗓音在话筒里回荡,“终于干掉了竞争对手,现在下任局长的位置就非我莫属了。”


“按照之前谈好的价钱。”


“当然,这笔钱会和你的救济金一起发给你。”


“嗯。”


“别那么冷淡,佣兵,现在又有一笔生意要让你做了,那头猪的命令。”


副局长和他的对话里,一向以“那头猪”来称呼警察局局长。


“别忙着拒绝,还记得上次吧,你打晕那头猪的事情,可是由我给你善的后,何况这次要杀的人是个罪犯,你最喜欢的那类。”


奈布皱了皱眉,“什么生意?”


“开膛手杰克。”


奈布想起之前某个夜晚的事情,瞳孔微微一缩。


“他……不好办。”


“我知道,所以价钱加两倍,行吗?”


“……期限呢?”


“15天,抓住他,或者杀了他。”


“成交。”


04.


凌晨3点,雾气弥漫。


一个高瘦修长的身影从阴影里走出来,他戴着诡异的白色面具,不知怎么的,那面具上溅了好几处红色的污渍。


“真恶心。”那个人从胸前抽出一块白色手帕,慢条斯理地擦着左手,一脸冷漠地说着。在将那上面的脏污完全擦干净之后,他把金属爪子收了回去。


包裹着碎肉和皮屑的手帕被随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对他来说,这次杀戮是毫无必要的,但是自己的猎物被觊觎,这让他的心情变得很不好。


身后的巷子里,横躺着一具全身赤裸的尸体,她的胸部和腹部被剖开,肠子甩到肩膀上,看起来十分可怖。


尸体的眼角下有淤青,高高肿起,要仔细看才能看到上面有颗妖娆的泪痣。


手腕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扭曲着,毫无生气地摊在地上,凤仙花一般的指甲依然鲜艳。


杰克不去看她,计划之外的杀戮让他并没有兴趣为自己的收藏增添一笔,因此对方的尸体虽然被切割了一番,但都还好好地留在肚子里。


他苦恼地叹着气,“奈布·萨贝达,这全都是你的错啊。”


评论 ( 17 )
热度 ( 822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