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4)

目录与预警


(14)Yellow Rose


01.


“威士忌加冰。”


奈布在一个偏僻的小酒吧里坐了下来,这儿干净整洁,虽然小,但气氛很好。


酒吧里轻柔的音乐声让他的神经放松下来,在办完事之后他总愿意喝一杯,上次要不是这家酒吧临时装修,他也不至于去另外一个酒吧,还因此被下药。


上帝啊,一想到这件事就让他十分郁闷。


“先生,您的咖啡。”侍者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过来。


“什么?”奈布讶异地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杯子,“我点的明明是……”


“是咖啡。”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身侧响起,侧头看去,杰克正端着透明玻璃杯子冲他笑笑,“加冰的威士忌不太适合你的身体。”


“杰克医生?”


奈布有些吃惊地看着对方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真巧,又见面了。”杰克抿了一口酒,眨了眨眼睛,“我发现最近总是碰到你呢。”


奈布回以微笑,“的确如此。”


杰克装作惊讶的样子,“我亲爱的小奈布,你居然会主动对我笑了!”


“呃……”奈布有些窘迫地抓了抓头发。“我想该以朋友的礼节来对待你。”


“那么!”杰克快乐地站起身来,向他伸出双手,“作为你的朋友,给我个拥抱怎么样?”


“医生……”奈布有些无奈地说,“我觉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天呐,开膛手又出现了!”一个男人拿着报纸看着,发出夸张的惊呼声。


“先生,能把报纸给我看看吗?”奈布立刻转过身问道。


“当然可以。”男人将报纸递过来,最大版面上就是清晰的凶杀现场照片,血液四处喷洒,将那一方小小天地全部染成血色,标题上用最强烈的语气写着——“开膛手再次出现!!!”。


照片里尸体的部分做了处理,看不太清,奈布将报纸猛地合上,决定到现场去看一眼。


“怎么了?”杰克看着他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有些事情需要办。”奈布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抱歉地对他说道:“谢谢您的咖啡。”随后叫来侍者,“这位先生的酒钱我代付了,剩下的是小费,不用找了。”说着就急急忙忙地出门了。


02.


凶案现场已经拉上了隔离带,外头站着两个警察,正百无聊赖地聊着天。


“又是妓女!”其中一个说,“这该死的开膛手对妓女到底有什么执念?”


“得了,幸亏死的是妓女,要是什么贵族人物,我们哪能这么闲着。”另外一个用手肘捅了捅同伴的肚子,“不过你知道吗?这个妓女正是前几天伺候局长的那个。”


警察鄙夷地转过身看了下现场,尸体已经被拖走了,只剩下四处飞溅的血液,他咕咕囔囔地小声骂着脏话:“婊子配肥猪,真够配的。”


他的声音很小,对方并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些什么,点着烟斗继续和他闲聊:“昨晚上还有一个人死了,是副助理局长。”


“什么?!那报纸上怎么没报道?”


“报道了,但是你知道,现在的媒体都关心着开膛手杰克,而且……”他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说:“而且副局长和副助理局长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局长又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怎么死的?”


“听去调查的朋友说是枪杀。”他伸出手摆了个射击的姿势,“一击毙命。”


奈布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静静听着,装作看报的样子把脸遮住,对方两人的话题渐渐转向副助理局长的死,对妓女的死亡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他叹了口气,心想要想获得线索,估计还得自己去查。


他压了压兜帽沿,决定去这附近转转。


03.


“天呐,这真是太可怕了!”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双手捂脸,做出惊恐不已的表情,正对围着她的几个穿着油腻围裙的女仆大声说话:“你们不知道,那副场景有多吓人!到处是红色的血,还有黄色的、黏乎乎的东西,或许是脂肪什么的,那婊子的衣服就那么敞开着,露出乳房和下体,肚子上有那么大的……那么大的……”她比划着自己的腹部,“那么大的一个洞!”


女仆们被她瞪大眼睛伸出舌头的表情吓住了,其中一个胆大的忍不住反驳:“别胡扯了,你根本就没看到!”


“我没看到,可他看到了!”她指着不远处坐在角落里的佝偻着身体的老人,“他被吓疯了,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说呢!”


奈布注意到老人颤抖着双手,目光呆滞,显然正如她所说,被吓得神经失常了。


“女士,能讲讲尸体是怎么被发现的吗?”奈布凑过去,递了张纸币。


妇人毫不客气地收下了,紧接着开始滔滔不绝地向他讲述不知说过几遍的话,“是那个捡垃圾的老头发现的,今天早上,我出门倒泔水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这副鬼德行了,我的上帝啊,我是头一次听说那么可怕的事情,一个杀人狂!”


“什么时候报的警?”


“早上五点左右吧,先生你不知道,我们穷人每天都得天没亮就爬起来干活,那些该死的有钱佬……”她骂骂咧咧地说着,直到奈布不耐烦地打断她。


“那附近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妇人思索了一下,“应该是没有,那里是个偏僻的小巷子,又是死路,平时压根不会有人过去的,也就这个老头每天会去翻翻那边的垃圾桶。”


垃圾桶?


奈布想了想,谢过妇人,就转身朝老人走过去。


老人已经神志不清了,问什么都翻来覆去回答那几句话,奈布尝试了一会儿终于放弃,转而自己去翻垃圾堆。


破布……坏掉的金属把手……废纸……和一些生活垃圾,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


咦,这是什么?


他把那块小小的布捡起来,站起身仔细看着,手指摩挲了一下布料的材质,很细腻柔软,是高级货,上面沾了干涸的血迹……


奈布把手帕折叠好放进自己怀里。也许能用的上。他想。




评论 ( 20 )
热度 ( 829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