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7)

*修改了前文的一些bug

目录与预警

(17)Yellow Rose

01.

奈布心里猛然一跳,差点忍不住就要从裁缝手里抢回那块手帕。

不知怎么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最好不要让杰克知道。

“杰克先生。”裁缝看到杰克进来,立刻弯下身子行了个礼。

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整个白教堂区,还未曾有能够冒犯他的人物,即便是权势遮天的警察局局长也不例外。

裁缝维持了一会儿行礼的姿势,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您上次预定的礼服已经完成了,明天就会送到这儿来,我相信——”他脸上露出一种自豪的笑容,“您看到它的一瞬间,一定会惊讶的。”

“我一向信任你的技术。”杰克笑着回应他。随后看了眼里面的情况,注意到裁缝手里攥着的白色手帕,微微挑起眉,好奇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奈布心里咯噔一下,但他还来不及找个理由解释,裁缝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回答了杰克的问题。

“奈布先生问我在哪儿能买到这样的手帕,我告诉他那手帕正是我亲手缝的。”裁缝骄傲地挺了挺胸脯,“在这城里,可只有我老约翰一个人能有这么好的手艺。”

“哈哈。”杰克弯了弯眼睛,笑了起来,“这正是我找你做私人裁缝的原因。”

奈布立在一旁,此时插话问道:“先生只为杰克一个人做衣物吗?”

“大部分时候是的,不过偶尔,我也会接受其他人的邀请。”裁缝将手帕还给奈布,“这块手帕就是一个警察局局长专门找我定做的,上面还有专属的刺绣,我记得,为了保证它的独特性,当初只做了一块。”

奈布莫名觉得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把手帕叠好放进怀里,“既然是其他人定做的商品,那就算了,谢谢您。”

“举手之劳。”裁缝恭敬地低了下头。

杰克笑着打断他们的谈话,抬了抬手:“不介意的话,能从柜子里帮我拿一下消毒药水吗?”

他的手指上不知是被什么划伤了,正一滴一滴地往外冒着血珠。

“我去拿。”奈布转身就走,上次搬家的时候他就对杰克的家里陈设很熟悉了,因此很快就拿着一个杯子大小的玻璃瓶子过来,顺便扯了一小块纱布。

他从善如流地坐在杰克面前的椅子上,一只手抓住杰克的手指看着,伤口虽然不深,但很长。他小心翼翼地用棉签蘸取了药水,一点一点地涂着伤口。

涂完了又用纱布包裹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利索,看起来对这种事已经做习惯了。

杰克抬起被好好处理过的手指仔细观察,然后笑着说:“你的手法真是不错。”

“以前经常做。”奈布收拾好药物,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也算是久病成医。”

“唔……”杰克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奈布并没在意他有些奇怪的反应,自顾自把药物放回原处,回到客厅时裁缝正一脸担忧地问着:“先生,您这是怎么弄伤的?”

“只是去摘了几枝玫瑰,当作晚餐的装饰。”他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握了一把娇嫩欲滴的粉色玫瑰,上面还残留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杰克摆弄着花瓶,试图让花朵呈现出最美丽的造型。“结果在去除花茎上的刺时,不小心被划伤了。”

“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裁缝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看起来活像个兢兢业业的管家。

“噢够了,我亲爱的老约翰。”杰克无奈地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忘了我就是医生吗?”

02.

裁缝替他们量好尺寸后就回去了,尽管杰克有意留他下来吃晚饭,但显然这位对自己的职业有着非同寻常热爱的老先生,迫不及待地想要挥洒自己的才智,做出最为美丽优雅的服装。

奈布倚靠着门框,看着杰克送别裁缝,偏了偏头,轻轻笑了出来,“看来你真的很受这儿人的爱戴。”

杰克回过头冲他眨了眨眼睛:“是这样吗?”

“显然是的。”

03.

晚餐的气氛很愉快,食物的味道相当令人满意,真不敢相信一个养尊处优的绅士居然有这样好的手艺。

杰克端着红酒杯小口啜饮,听到奈布的赞叹时笑着回答:“这是因为我从小一个人生活,久而久之就学会了怎么照顾自己。”

“一个人?”奈布讶异地问。

“是的。”杰克把酒杯放在餐桌上,“我是孤儿。”

他的嗓音淡淡的,看起来对这个事实并不感到有什么遗憾。

反倒是奈布有些坐立不安,赧然道:“真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个话题的。”

“请别在意。”杰克温和地笑着,握住他的双手,“这算不上什么大事。说起来,奈布你的家人呢?”

“我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我的母亲…她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就像——”奈布顿了顿,看着杰克的眼睛轻轻道:“就像你一样,温暖,和气……让人怀念。”

他说话时的神情意外地柔软,卸去了平时不自主的疏离和冷淡,杰克静静地看着,心里暗自道,真糟糕,这副样子,竟让我有些动心了……

然而他马上就挂上了极具欺骗性的笑容,“你一定拥有一位非常好的母亲,如果有机会,真想去拜访一下她。”

奈布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离出来,垂下了眼睛:“恐怕没有机会了,她已经去世了。”

杰克哑然,半晌才歉意地道:“这真令人悲伤。”

04.

 夜色愈深了,杰克送奈布坐上了回到教堂的马车。

奈布坐在车厢里,把手帕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去调查一下局长吗?

他蹙起眉头,可这么一个蠢笨的人真的会与开膛手杰克有联系吗?他有些不确定了。

05.

在他乘坐的马车终于消失在街角的那个瞬间,一直挂在杰克脸上的微笑终于消失不见。

那杯红茶,加入了催眠与吐真的药剂,他本是想从奈布嘴里问出更多深藏心里的秘密,可是这个佣兵心智太过坚定,对人的防备也太过深沉,竟是下意识就拒绝了他的问话,神经与药物的对抗使得他变得疲倦,从而使催眠效果变得更好了。

不过……这也是他的幸运。

如果不是他在自己眼前睡着,自己也不会偶然看到他怀里的手帕,从而及时换了一块。

他抚摸着手上的伤口,要知道为了伪装出血迹,他不得不划伤自己,用被花刺刺中这种借口来掩饰。

居然这么快就抓到蛛丝马迹了吗?杰克轻轻啧了一声,看来下次动手的时候不能再大意了。

评论 ( 19 )
热度 ( 815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