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8)

目录与预警

(18)Pink Rose

01.

对生活在白教堂区的大部分人而言,今天只是一个和以前没什么不同的日子。

太阳和暖,微风习习,温度适中舒适,给人以非常怡人舒服的感觉。

对于警察局局长尤其如此。

局长是个典型的暴发户。

他看起来很胖,个子不高,身上的赘肉层层叠叠,当他走动,或者甚至只是动了动他那张肿胀地如同猪肠似的嘴唇的时候,那些赘肉便会宛如油脂一般,四处流动,让人忍不住想要是在肚子上戳个洞,这个人会不会像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瘪成一张皮。

不仅如此,他还长了一张与身材相称的猪脸,脖子以上的皮肤被少量的毛发覆盖,头顶早就秃了,眉毛也少到几乎没有,他的五官被肥肉挤在一起,看起来滑稽又可笑。

也正因为这样,只要是见过他的人们,心里都会不由自主地将他与那种动物联系起来。

杰克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当然他掩藏得很好,并没有因为与“一头猪”同桌吃饭而露出不愉快的情绪,尽管这已经大大影响到了他的食欲。

天呐他总忍不住在想自己在吃猪食。

因此他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自己进食的速度,当局长还在往嘴巴里塞一大块面包的时候,他就表示自己吃饱了。

“医生,你怎么才吃这么一点儿。”局长刻意地表露出自己的关心,浑然不觉自己嘴里的面包屑都快喷到杰克的盘子里。

“我不太饿。”杰克微笑着回答。

局长哦了一声,又将一整块肉排塞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出满嘴的油花。

他是第一次接到杰克的晚餐邀请,因而当下人呈上烫金的邀请函,上面用漂亮至极的圆体英文写着他的名字的时候,他擦了擦眼睛,竟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但随即他立刻吩咐下去推掉城里某位富豪的邀约,特地穿上了自己最花哨的衣服,美滋滋地来到杰克的家中。

谁都知道杰克是这座城里最为德高望重的人物,能得到他的垂青,即便是平时最狂妄自大的人,都会感到十分的荣幸。

除此之外,在局长那油腻腻的脑袋中,还想着其他的东西。

他惋惜地想,这么一个英俊、完美的男人,连指甲都漂亮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不是个omega呢?那样的话,即便是冒着被杀死的危险,他也一定会把他买回家中……

要知道,在梦里他常常看见他,以被压在身下的姿势……哭泣着,颤抖着,而他那丑恶的玩意儿则放肆地在对方的身体里抽/song……

只是想想都让他激动地想要she出来了。

局长大口喝着汤,时不时用猥琐的眼睛瞄着对面的人。


杰克微笑地看着他吃东西,对他把自己整齐干净的餐桌弄得乱七八糟的事实恍若未觉。

没关系,就当作他最后的仁慈吧。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杰克开了门,看见一个穿着灰扑扑围裙的女人挎着一篮子鸡蛋站在门口。

她忸怩地将篮子递给杰克,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里面大快朵颐的局长,立刻被吓得浑身一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杰克向她道过谢,就关上了门。

女人转身走了,街道上又重归寂静。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除了值班的警察和偶尔飞驰而过的马车,其他的人影几乎都看不到。

然而过了一会儿,一个黑影却出现在了杰克的窗外,站在距离窗子有一段距离的位置,静静地、一动不动地朝里面看着……

02.

第二天早上,白教堂区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杀人案件。

它让每个听到消息的人都张大了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而这并不是因为案件的杀人手法有多么的残忍,而是受害者居然是拥有白教堂区最为响亮名号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警察局局长,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正紧闭着嘴巴,眼睛瞪得非常大,也许这是他这辈子瞪得最大的一次,以至于整个眼球都凸了出来,看起来马上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他的肚子被剖开,与被杀害的那些妓女不同,他没有子宫,自然避免了被摘取子宫的程序,但是相应的,他的胃部被整个摘下来,扔进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随意的像是扔掉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他的死亡并不足以打动人们的心,让他们感到担忧难过的是,全城最高贵、最德高望重的杰克医生,失踪了。

街头巷尾的人们愤愤地咒骂着开膛手,他们用最可怕的话语诅咒着这个胆敢掳走杰克医生的杀人恶魔,并衷心祈祷上帝保佑杰克完好无损地回来。

03.

这件事占据了当天报纸的头条,媒体用巨大的篇幅报道着事件的恶劣。

警察们挨家挨户地搜查着,企图找出任何线索。

街道上被下了禁令,人们不被允许随意出门,到处都有着巡逻的警察。毕竟,这次的受害者可是一个alpha和警察局局长!

奈布·萨贝达躲在巷子的阴影里,这儿刚刚经过了一队持枪的警卫。

他压了压兜帽的帽沿,然后往杰克家中走去。

报纸他在来之前就已经看过了,手法很熟悉,依然是张扬的开膛手的风格。

奈布轻轻咬着牙,心里暗暗分析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发现手帕是局长后不久,本打算通过副局长获取有关局长的一些消息,但还没等到他得到什么结果,对方竟然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死了。

还有杰克,为什么他会失踪,难道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他窗台上的纸条有关?

他按了按自己的口袋,那里静静躺着一张纸条,上面的文字是从印刷的报纸上剪下来的,没有暴露对方的笔迹。

那上面写着:我将会夺走你的一切。

04.

杰克的家中此时站了一大堆警察,他们正围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问话,他们的表情和动作十分凶狠,吓得女人马上就哭了起来。

副局长也在,正不耐烦地看着这个女人,他的手里端着一个杯子,仔细一看,竟然是杰克家里那套高级瓷器。

“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别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副局长喝了一口杯中的液体,然后继续说道:“昨晚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女人哭哭啼啼地重复着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回答,“我看到一个黑色影子,戴着高帽,左手看起来拿着巨大的武器……他站在窗户外面,等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冲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天呐那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她的双手剧烈颤抖着,“然后灯突然灭了,我听到房间里传来几声响动,等到灯再次点亮的时候,局长已经趴在地上,而杰克医生也不见了踪影……”

黑色影子,高帽,左手巨大的武器。

奈布躲在墙外偷听,这时心下暗忖,与他之前见过的那个人形象符合。

可是他为什么要sha/警察局/局长?他之前明明只对妓女感兴趣,而且还抓走了杰克,其他人都是直接死亡,为什么只有杰克是失踪?

等到警察们终于失去了耐心,他们离开了杰克的家,只留下几个人守着现场。

而奈布也终于有机会进去查探一番。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局长死的位置,那儿是餐厅,桌上的美食被吃的七七八八,盘子里还有些剩余的,看来他们并没结束用餐。

继续观察,却除了血迹找不到其他有人进来过的痕迹。

为什么?奈布紧紧皱着眉头,突然,他看到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好几枝鲜艳的粉色玫瑰。

玫瑰花瓣上沾着血迹,应该是局长死亡的时候溅出来的。

等等?

奈布猛然睁大眼睛,这儿只有一朵玫瑰上有血迹!

他从花瓶里小心翼翼地取出那枝沾了血的玫瑰花,在他把花整个拿出来的时候,花瓶里传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啪嗒声。

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底部。


评论 ( 26 )
热度 ( 821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