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9)

*调试敏感词完成


目录与预警


(19)Pink Rose


01.


奈布把花瓶里其余的花都拿了出来,然后从里面掏出一枚黄澄澄的钥匙。


钥匙的样式古朴,上面的花纹精美而又繁复,奈布把钥匙翻来覆去仔细看了好几遍,确定里面没有机关,才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看起来那位开膛手先生正在和他玩一个游戏。


一个追逐游戏,但是却又不像简单的那种。


他掳走杰克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奈布的眼神冷淡得吓人,口袋里的手指慢慢抚摸着钥匙上的花纹,一声不响。


或许之前他还对这后面的原因感到一丝疑惑,然而现在,一切都如此明显,明显的即便是最蠢笨的人都能看出来。


是的,开膛手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猎物,像是猫咪捕捉老鼠一样玩弄他。


他强迫自己追逐猎人,让自己不得不主动送上门来,这种自大的傲慢使得奈布不由感到一阵恼怒。


被当作猎物已经让他倍感屈辱,可现在,为了救出杰克,他别无选择。


杰克是他的alpha,也是能够给他抑制剂的医生,没有他,自己下次的发情期必然没法安然度过。


他这么告诉自己,作为一个软弱的omega在别人身下承欢,一次姑且算了,他可接受不了再来一次。


勉为其难地接受杰克的标记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忍让限度。


然而现在,开膛手显然抓住了他的弱点,将他能够获取的解决方式尽数毁掉。


这可真他妈的聪明极了。


奈布重新带好兜帽,然后从杰克的住所中走了出来,警察们还站在门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有关案件的事情,他凝神听了好一会儿,最终不得不无奈地放弃。


这群警察并不比他们的头头好到哪去,至少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看来他得另寻他法。


02.


“你究竟要玩弄他到什么时候?”一个柔柔的声音在离府邸不远的巷子里响起,“他是那么可爱的一位小先生,这样残忍地对待他,你不会觉得内疚吗?”


杰克轻声哼了一声,带着些微的鼻音,听起来甜腻又慵懒,“我真是讨厌你这副样子,明明兴奋不已,却非要假惺惺地表示自己的清高。”


他说话的对象并不是人,而是手中拿着的一朵粉色玫瑰。


这时候并没有起风,但那朵玫瑰却莫名地颤动了起来,咯咯的笑声响彻了整条巷子,玫瑰的茎秆依恋地攀附在杰克的手臂上,用绸缎般光洁的花瓣轻轻磨蹭对方的手腕。


“哎呀……我亲爱的杰克,你总要习惯我的。”它娇声笑了起来,声音甜美空灵,然而却又带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杰克冷冷地瞥了玫瑰一眼,没有说话。


玫瑰兴许是觉得自己冷场了,主动找话题问道:“你说,那个小先生能够找到门吗,救出你的门?”


“钥匙我已经给他了。”杰克好整以暇地抱着胸,脸上浮现起奇异的微笑,“我相信他能找到,如果不能,那他便没有让我大费周章的资格。”


“你对他,未免太过苛刻了。”玫瑰带着点嗔怪地说。


杰克没有再回答,他放下了袖子,把玫瑰隐藏在里面,然后一阵雾气突然而然地弥漫了整条小巷,隐隐约约间,只能看见一个瘦长的黑色影子,头上戴着高的有些奇怪的礼帽,那黑影将左手手指根根展开,形成利刃一般的白色骨刀。


“好了,我们走吧。”他笑了起来,眼神里像是有光在流转,“我们要为这场游戏准备相应的舞台,因为很快,游戏的高潮就要开始了。”


03.


奈布蹲守在警察局门口,直到天黑才看到白天的那个女人一个人走了出来,她佝偻着身体,像受惊了的小兔子似的不住左右看着,看来遇见开膛手杰克让她的内心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她看起来是往家里的方向走去,奈布从阴影里走出来,然后跟着她。


他有些疑惑还需要她来解释。


04.


当四周没有其他人影的时候,奈布动手将女人打晕带回了教堂。


这个女人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她在杰克搬到这里之前就一直住在附近,周围的居民可以作证。


她家里养了几只母鸡,常常用一篮子鸡蛋来抵扣杰克看病的诊金,杰克失踪的这个晚上,她来这里给他送鸡蛋,据她说当时杰克和局长正在吃晚餐,一切都很正常。


但当她转身离去,走到转弯的拐角时,眼角余光一瞥,就看到开膛手那黑色的影子出现在窗外。


看起来十分完美的证词,但是,奈布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破绽。


杰克很少邀请别人来家中,因此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有很多书架,其中一个就摆在餐厅右侧的窗子前,从门外面往里看,书柜会完全遮挡住视线,根本看不到窗户外面有些什么。


而能够看到窗外的地方,则只有一个,即是正对窗子的那扇对称的窗户,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如果要看见开膛手杰克,她只有可能是躲在那扇窗户外面。


一个正常的女人会在大晚上偷偷窥伺别人的家吗?


*上一章的黑影其实说的是这个“女人”哦

评论 ( 41 )
热度 ( 756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