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20)

目录与预警


(20)Pink Rose


01.


女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离她不远处,奈布正坐在窗台上往外看。


她立马惊恐地叫出声来。“求求你,别杀我。”女人瑟瑟发抖,眼睛恐惧地看着对方。


“闭嘴。”奈布的声音淡淡的,“我有事情要问你。”


女人急忙点头答应。


“那么,告诉我,你晚上在杰克屋外面干什么?”奈布单刀直入地问。


女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但立刻就恢复了正常,一脸无辜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奈布从窗台上下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说谎是不好的品德。”


他的声音依旧很轻,并不刻意营造出威胁的气氛。


女人紧闭着嘴,感到牙齿不受控制地上下磕碰起来。这个看起来瘦弱不已的男人为什么给她这么大的压迫力?她快被逼迫的无法呼吸了。


“对不起,我想你搞错了……”她慌乱地移开眼睛,不敢与男人对视。


“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奈布的语气冷了下来,眼神里像是结了冰,“战场教会了我不要给敌人第二次机会。”


他不知何时抽出了弯刀,然后用力砍了下去。


女人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教堂,她浑身冒着冷汗,嘴唇因为剧痛而发白,说谎的代价是她永远失去了一根手指。


很少有人在看到奈布·萨贝达的时候能把他与战场上的军人联系起来。他的脸上天然带着一段少年稚气,即便脱离了青春期,他看起来仍然有些婴儿肥。


或许是因为常年带着兜帽,他的皮肤非常苍白,近乎透明,质感细腻地像是商店里出售的瓷娃娃,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


但事实上,他有着战士的强壮、坚韧、灵巧等等一切优秀的品质,在军营里即便是最强壮的士兵也绝不敢轻视他。


显然,在他面前说谎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而女人蠢到没有发现这一点。


“现在可以说了吗?”


女人咬着下嘴唇,拼命压抑着疼痛与内心奔涌出来的恐惧,她点了点头。


02.


故事简单到有些乏味,女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偷窥变态,自从杰克搬到这里,她为杰克的英俊绅士而倾倒,每晚都要来这儿附近偷偷看他。


每个夜晚,她躲在窗户外的草丛里,看着房间里杰克的一举一动。因此当开膛手出现的时候,她的确看到了对方。


她的口供大致上的确是对的,只是隐瞒了自己是偷窥狂的这一事实。


奈布沉默了下来,看女人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但是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开膛手特地留下她的性命?


他可不信一个杀人如麻的开膛手会出这么大的纰漏。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女人身上一定有其他的秘密,一个与这起案件可能并没有关系的秘密。


还有钥匙,里面没有机关,开膛手的意思应该是让他找到对应的门,可是城里这么大,他不可能一个一个试,因此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他没有意识到的事情。


奈布看着女人几乎痛到晕厥过去的表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你有孩子吗?”


一个会有闲心偷窥其他男人的女人应该还没有结婚。


“什么……我……不,我没有……”女人慌乱地低下头。


这就对了。奈布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有趣的是,我在你家里却见到过孩子的小鞋子。”在女人昏迷的这段时间,他趁机去她家中查探过,附近的邻居告诉他,有时候他们会听到小孩子的哭声。


他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现在一想,也许这也是开膛手留下来的线索。


“这不可能!我明明都烧掉……”女人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但她随即发现自己失言,立刻闭嘴不再说话了。


“没错。”奈布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你的确是烧掉了,因为我根本没看到什么鞋子。”


他倾声在她耳边说:“是骗你的。”


奈布饶有兴致地看着女人脸上惊慌的表情瞬间变成可怕的怨毒,一缕淡淡的白色雾气从她额头里冒出来,形成一个人的形状。


那个“人”戴着高高的帽子,姿态优雅,奈布一眼就认出来他是开膛手,只不过不是真身,而是雾气凝结而成的投影。


“噢,你真聪明。”影子诡异的脸发出声音,“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发现的,这个女人,不仅是个恶心透顶的偷窥者,还是个拐卖犯。”


“杰克在哪里?”奈布并不理睬他的夸奖,开门见山道。


“杰克,他是你的爱人吗?”开膛手促狭地问他,古怪的声音像是带着某种金属的质感,冰冷又尖锐。


“不是,只是……朋友。”奈布顿了一下,接着说:“放了他,他是无辜的。”


“无辜?哈哈哈哈……”开膛手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极了的笑话,“你的意思是,你有罪么?”


奈布握着刀柄的手指微不可察的紧了紧,避开了这个问题,“你的目标是我,不是么?从第一次见面的夜晚开始,这场捕猎游戏的对象就已经确定了。”


“唔,的确如此,可是你不觉得这样会更有趣?”开膛手看着他冷静的表情,有些不满地说:“我真是厌恶你的这副样子,坚硬的好像任何东西都不能打动。你说,如果杰克死了,我能不能看见你绝望的表情?”


“不能。”奈布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像是在急切地否定什么似的。


“唔,是么,那还真是遗憾……”


03.


奈布心知对方不会透露任何线索,转而看向这儿的另外一个人,女人好似自雾气飘散出来之后就凝滞住了,眼睛失去神采,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你故意引我调查她就是为了这个?”奈布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他。“为什么?”


影子身体上的雾气在空中飘飘荡荡,纠纠缠缠地缠绕着奈布的手指脚腕。奈布因为这触碰而感到一丝丝凉意,他瞥了一眼,确定对方没有恶意,便站着没动。


“说起来,之前被害的那些妓女,你取走了她们的子宫对吧?”


“为什么?”他又问。


开膛手围着他绕着圈走,低低的笑声在空旷的室内回荡,“还不到告诉你的时间。”


“现在……来找我吧,用我给你的钥匙,我,杰克,将会在浓雾之森等你……”声音随着雾气渐渐飘散了。


奈布握着钥匙若有所思,然后抬起眼,黎明已经到来,地平线上灿烂的朝霞是如此耀眼,然而他却好似没看到似的,朝着远处一片森林静静凝视。


那里是常年弥漫着雾气的地方,也是,杰克在的地方。


评论 ( 21 )
热度 ( 853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