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22)

目录与预警


(22)The Chain


01.


开膛手将帽子摘了下来,搁置在胸前,十分优雅的微微弯腰。然后他侧过身子,手臂做出邀请的姿势,声音轻浅,如雾飘荡:“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与此同时,城堡的正门洞开,刮出一阵迅猛的风,强烈地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奈布的披风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在空中翻飞盘旋。


他什么话也不说,沉默着,盯着门后那片晦暗的灰白色。


“不进来吗?”开膛手偏了偏头,面具后的眼睛看向奈布,对方的绿色兜帽被吹开,此时露出一张漂亮至极,也苍白至极的脸。


噢……可爱的omega,他们的皮肤永远是那么柔软细腻,开膛手的食指和拇指轻轻搓着,忍不住回忆起那种触感。


奈布浅棕色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脸上的神情严肃而冷淡,这副神情与他的容貌并不相称,怎么说,有些成熟得过了头。


他应该微笑,或是哭泣,而非沉静僵硬的像是一座雕塑。


这总让开膛手感到可惜,他想,如果奈布·萨贝达属于我,那他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冷冰冰的样子。


“你害怕进入这扇门吗?”


开膛手看着他久久地站立在原地,笑了起来,“没关系,我会先进去。只要你能在里面找到杰克,你就是这场游戏的胜利者。”


他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迈进城堡大门,在他的身影快要彻底消失的时候,奈布终于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如果要杀我,你随时都可以动手,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你不觉得,毁掉你比杀了你更有趣吗?”开膛手并没有转身,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然后消失在门内。


四周重归寂静,甚至比之前更可怕,更寂寞。


狂风并未停止,吹动玫瑰们四处摇摆,发出沙沙的响声。


它们在笑,在窃窃私语。


“去吧,去吧,跟随着他的脚步,到地狱里去吧!”


02.


当迈步进入大门的时候,奈布不受控制地打着寒战。彻骨的寒冷侵袭肌理,那片灰白色原来是冰冷的雾气,渗透进每个关节,覆盖住每寸皮肤。


刺骨的冷,但除了温度造成的影响以外,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奈布的瞳孔微微放大,压抑不住的兴奋从心底里蔓延出来,让他不得不花费力气克制住身体的战栗。


他闭上眼睛,紧接着和杰克一样消失了。


黑色的乌鸦在高塔上面盘旋,时不时发出诡异而尖锐的叫声,森林里的雾气渐渐弥漫了过来,覆盖住整片玫瑰花园。


玫瑰们像是在一瞬间被冻住,连花瓣上即将滴落在地的露水也不再往下流淌。


当雾气掩盖住白色高塔的最顶端,终于连乌鸦也不再飞翔,它们收敛了羽翼,连最轻的羽毛也不曾颤动一分。


一切都停止了。


03.


尼泊尔廓尔喀村建在高山与原野之上,在这儿生活的人们天生就带着骁勇善战的基因,即便是omega也不例外。


小奈布·萨贝达拿着从铁匠铺特意买来的弯刀,兴致勃勃地砍着周围的树干,他的力气不大,虽然树干只不过比他的胳膊粗一点儿,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白色痕迹。


因此小奈布砍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趣,气呼呼地坐在地上,生着闷气。


为什么母亲不把我生成一个强壮的alpha呢?


他将双臂交叉放在脑袋下面,仰头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


如果是alpha,我就可以和父亲叔叔们一样去打猎物了,隔壁的罗恩才7岁,只比我还大一岁,就已经能够自己捕到兔子了。


想到这件事他就觉得很生气,罗恩总是借着自己alpha的身份来欺负他。父亲说,omega是赢不了alpha的,因此每次出去打猎都不会带着他去,可是,罗恩输给他的次数并不比赢他的次数多呀。


如果我是alpha就好了……


小奈布·萨贝达这么想着,渐渐睡了过去。


站在他不远处的地方,奈布正为看到自己的过去而感到震惊,这就是门内的景象吗?重现他的过去?


那么也就是说……他猛然一惊,抬头转身看着路上来的人影。


“奈布……”一个女人正拿着一个小篮子朝这儿走过来,篮子里装满了鲜艳的玫瑰花。


奈布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她的样子非常美丽,海藻般的长发随着走路的动作而微微摆动,她的眼睛是深蓝色,深邃的像是藏着一片海水。


“奈布,该回家啦。”那个女人笑了起来,温柔地让人怀念。


小奈布坐了起来,揉揉眼睛,把弯刀插进腰带的刀鞘里,然后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牵着女人的手。


“好的,母亲。”





评论 ( 27 )
热度 ( 808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