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23)

目录与预警


(23)The Chain


01.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在夕阳下面,拉出长长的影子。


这也许是奈布·萨贝达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那时候,父亲还活着,母亲也还在。


 父亲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强壮猎手,浑身充满了独属于alpha的力量,母亲是个beta,虽然柔弱,但是性情温和,容貌如同苹果花一般娇美。父亲与母亲之间的感情是那么深厚,以至于每个人都真心诚意地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谁能想得到,alpha与beta的结合竟然会产生一个omega?


廓尔喀族人里的男性绝大部分都是alpha,即便是有小部分天赋弱一些的,也至少是beta。而他却是个彻头彻尾的omega,上帝啊,在这里,只有身体最弱、天赋最低的女人才有可能是omega。


男性omega的存在对强壮的廓尔喀人来说,近乎是个耻辱。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的爱也分毫没有减少,也正因为父亲的强大,他才得以隐藏在父亲的羽翼之下,不至于受到其他人的过分欺侮。


可是,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奈布痛苦地闭了闭眼睛。


他张了张口,想要触碰母亲的衣角,想要对她说话,可是仿佛有无形的屏障横亘在他们之间。


他们感受不到他的存在,更遑论交流,最终,母亲牵着6岁时候的小奈布与他擦肩而过。


他们好像赶着回家,脚步不停,很快的走了过去。是的,今天是父亲外出回来的日子,他们要早早地回家准备晚餐,来为父亲接风洗尘。


这一天,是一切改变的起点。


02.


 如果这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的话……


如果……


奈布猛然一惊,立刻转身朝记忆中的家跑过去。


母亲和自己小时候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看不见了,夜幕低垂,夜晚的黑迅速地蔓延了整片大地,以至于当他跑到后来,几乎看不清眼前的道路。


他飞快地跑着,带起一阵烟尘,心跳得越来越快。


不远处,一向宁静的村落里此时乍然响起了枪声。紧接着,冲天的火光从他家的位置向上窜了起来。


袭击这儿的人是英国士兵,他们拥有着最精良的装备,廓尔喀人引以为豪的弯刀在他们手中的枪炮下,脆弱的不堪一击。


男人们愤怒地吼着,拿着弓箭与刀具冲上前来,试图干掉敌人,但是没等他们走到面前,就已经被子弹击中,身体软软的倒了下来,并再没有站起的一天。


奈布痛苦难抑地跪在地上,眼前的一切刺痛了他的双眼,那段残酷的记忆再次以最血淋淋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眼前。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就和那天一样。


这场战役直到天蒙蒙亮时才结束,不,与其称其为战役,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


奈布麻木的往前走去,走过横七竖八歪在地上的尸体。


他还记得,那一天,父亲还未回来,母亲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把冒着热气与香味的饭菜端上桌子,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寻常而温暖。


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母亲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接着父亲带着满身的烟尘急匆匆地回来,脸色可怕的吓人,一把将母亲和他藏在地板下面,然后独身出去迎战。


他还记得,父亲再也没有回来,甚至连尸体也找不到。


而现在,以这种方式,他终于能看到父亲是怎样死去的了,这个在他心中最强大的男人,靠在墙壁的一个很小的角落里,你甚至不知道他那庞大的身躯是怎么塞进去的。


他紧闭着眼睛,胸前、腹部、手臂、双腿到处都是子弹击出的洞口,血液浸泡了整件衣服。


然后,一个瘦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的英国士兵,把他的尸体和另外一些堆在了一起,烧掉了。


03.


战役过后,这里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壮年男性,无力的老人、女性和孩子们挤在一起,正接受着胜利者的检阅。


他们说:“孩子带走,老人杀掉。”


于是老人们死去了,孩子们与母亲分离。


死亡带来的恐惧感与分离的哀伤感在所有人之中弥漫,但母亲没有哭,年少时候的他也没有哭。


母亲说:“你不能让他们知道你是omega。”她的声音嘶哑可怕,与平时的温和完全不同。


奈布看着小小的自己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母亲冰冷到有些冷酷的表情略微松了松,然后摸了摸他的帽子,将额头抵着他的,轻声说:“我的孩子,你一定要活下来。”


她不受控制地哽咽起来,“无论以任何方式。”


评论 ( 33 )
热度 ( 853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