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28)

*赶明天要交的作业到大半夜,刚写完,又迟了1551……


目录与预警


(28)The Chain


01.


训练营里只有周日下午的这短短几个小时是独属于奈布自己的,以前他会选择去教堂破旧的图书馆里看会儿书,如今却必须全部贡献给杰克了。


医院里有其他的医生在,人多眼杂很不方便,正好杰克住的地方也在训练营里面,他们便约好在家中见面。


时间还有五分钟才到,奈布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直到下午两点的钟声响起才抬手敲响了门。


一、二、三……


数到五的时候他听到里面传来轻快的脚步声,随即面前的门打开,露出一个笑容满面的英俊男子的脸。


“小奈布!”


杰克今天穿的是米色的针织毛衣,衬衫安安分分地套进裤子里,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笑盈盈的眼睛里看起来像是有数万颗星星。


“呃……杰克。”奈布有些局促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他穿的是训练营的制服,土气而且宽大,勾勒不出一丝一毫的身体曲线,这副样子与对方的衣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免使他有些尴尬。


毕竟他才16岁,正当一个男孩最虚荣的年纪。


杰克却好像并不在意,一把拉住他的手进了门。“请跟我到楼上来。”他的声音带着些许上挑的甜腻,撩的人心里酥麻。


奈布不自在地轻微挣扎了一下,却换来手上握的更紧的力道。


好吧,也许他该习惯对方的亲密。



楼上有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床,两把椅子,以及一堆瓶瓶罐罐。


扑面而来的消毒水味道让奈布皱眉咳嗽了声,这味道未免也太浓烈了。


他看了眼杰克,对方似乎是习惯了这种气味,并未露出任何的不适表情。


“请坐在这里。”杰克转身套上了手术专用衣物,然后从一个蓝色瓶子里抽取了部分液体。


“首先需要做些尝试,以便确定适合的剂量。”他顿了顿继续说:“如果忍受不住请一定要告诉我。”


奈布点了点头,把袖子卷起露出手腕。


他的手腕很纤细,而且苍白,仿佛能透过那层薄薄的皮肤看到下面交错的血管。


杰克不禁有些晃神,愣了愣才想起把药物注射进去。


“你的身体会产生某种强烈的反应,不过——”他靠的很近,声音轻得像羽毛掉落在地上。


“我会在这里,所以不用害怕。”


奈布闭着眼睛,冰冷的液体进入身体,随着血液四处游动。


他的额头上渐渐冒出汗珠,热力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开始蔓延全身,火烤一般的热。汗水由于体温的急剧升高疯狂涌了出来,很快就把他的贴身衣物打湿了。


“不……”像是发了一场高烧,眩晕感让他想要呕吐。胃酸上涌,身体软到支撑不住自己。


正当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火烧成灰烬的时候,一块冰冷的毛巾适时盖在了他的额头。


那个声音飘渺的像是来自远方,听不清楚,却让人觉得莫名安心。


“妈……妈。”奈布呢喃着,混沌的脑子下意识地怀念起了母亲,记得以前发烧的时候,妈妈也总是这么把浸过水的毛巾给他敷上。


他又好像听到了人的笑声,悦耳清亮,好听的不像话。


热过后是无尽的冷。


奈布尽力把身体蜷缩在一起,衣服湿的像是从水里捞起来,黏黏腻腻地贴在身上,难受不已。


血液好似被冻住,冷得他抑制不住的痉挛。


仿佛在冰天雪地里赤身裸体,浸泡在漂浮着冰块的河里,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也没有知觉。


耳朵、眼睛与其他器官,全被封闭在黑色里,失去了一切作用。


或许真的会死。


02.


奈布脸色惨白地靠在椅子上,满头冷汗。


要知道即便是在训练中受伤,他也不会狼狈成这个样子。


他的全身肌肉无力到抬不起来,仿佛被火车碾过一般的疼痛。


“你还好吗?”杰克端了杯热可可过来,反坐在凳子上。他将奈布颤抖不已的指尖笼在手心,用温热的杯壁去温暖他的脸颊。


杰克叹了口气,“第一次注射的反应就这么大,看来以后会更艰难。”


奈布抬起头冲他勉强地笑了笑,面色苍白如纸。


“没关系。”他极力压制着声音里的痛楚。


“不要逞强。”杰克把他眼角无意识流出的泪水轻轻擦掉,“我为你准备了热水,洗个澡休息一下吧。”


他弯腰打横抱起奈布,奈布现在虚弱的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任他抱自己去浴室。


“衣服我待会放在门口。”说着,他带上了门。


03.


身体浸泡在热水里的感觉舒服的要命,奈布头一次觉得泡澡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他舒服地发出一声喟叹。


浴室里萦绕着玫瑰的香气,浅淡的芬芳仿佛轻柔的手指按揉着他的太阳穴。


一小时后,尽管腿还是有些软,奈布终于恢复了些许力气,能够支撑他独立行走到客厅去。


杰克从厨房里走出来,刚好看到奈布愣愣的站在楼梯口,他上下扫视了奈布一眼。


过长的袖子与裤腿把奈布的手指和脚趾完全遮住了,领口太大,锁骨暴露出来,显得脖颈更加修长。


谁看到这副样子也绝不会把他和训练营里的那群家伙联想在一起的。


杰克摇了摇头,挑眉不满,“训练营的人会虐待你吗?”


“嗯?”奈布似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迷惑地看了他一眼。


“你实在是太瘦了。”杰克按了按奈布凸出的肩胛骨,一两肉也没有,咯的人手疼。他从厨房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出来,“喝点东西吧,刚才注射的药物对身体的负担很重。”


他舀了一勺送到奈布面前。


奈布老老实实地把汤咽下肚子,说实在的,他现在快饿疯了。



评论 ( 18 )
热度 ( 683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