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30)

目录与预警

(30)The Chain   

01.

奈布的眼神游移不定,显然是有什么顾虑,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杰克自然也不会去问。

他转而专心致志地料理手上这几块肉排,给羊排抹上盐,用黑胡椒研制过后,再将其放入烤盘,刷上酱料,送入烤箱备用。

趁着羊排烤制的时间,接着把干净蔬菜简单处理切块,做成漂亮的形状摆在白色的盘子里。

奈布擦拭头发的动作渐渐停了,毫不自觉地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他料理菜品的动作极有条理,一举一动皆是行云流水,可称得上赏心悦目,衬衫前襟的扣子解开两个,露出一小片白皙至极的肌肤,挽起的袖子露出一小截手臂,肌肉线条流畅而且漂亮。

目光渐渐往上,微薄的嘴唇和高挺的鼻子昭示着这张脸是何等英俊,金色碎发因为动作垂下几缕,遮住眼睛,颇带些凌乱的美感。

如果不是小时候就认识,知道他是由船医带大的,就算杰克自称是哪个有名大家族的少爷,他也丝毫不觉得违和。

“喝点餐前红酒吗?”杰克用毛巾擦了擦手,转身去柜子里拿出一瓶酒来,“尝尝这个,奥比昂酒庄的名品,果香很浓,还带着隐约的紫罗兰花香。”

奈布从走神的思绪中回来,微不可察地红了耳朵尖,杰克是个毋庸置疑的男性,他居然会看的出神。

“嗯……好。”

他从杰克手里接过酒瓶,打开木塞,将酒液倒入酒杯中,霎时间厨房这一方天地就被浓郁的香味所覆盖。

轻抿一口,口感醇厚,芬芳的酒液从齿间经由咽喉再进入食道,带给人如丝绒一般柔和的感触。

“很棒,不是么?”杰克举着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奈布的杯子,发出一声脆响。“为我们十年后的重逢,干杯。”

02.

羊排的香气从烤盘里冒了出来,杰克在上面刷上蜂蜜,均匀洒了些调味用的罗勒碎。

“奈布,能帮我去外面摘一枝玫瑰来吗?”他一边熟练地给羊排翻面,一边说。“我想餐桌上需要有些美丽的东西点缀。”

“美好的夜晚怎么能缺少鲜花呢?”他冲奈布眨了眨右眼。

奈布轻笑一声,点点头答应了,转身往外面走去。

各色的玫瑰花环绕着屋子种植,奈布从窗台上拿了剪刀和手套,在花朵中间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枝红玫瑰。

红色,和杰克那双漂亮的眼睛很相配呢。

他不自觉地高兴起来,唇角弯出弧度,拿着茎干准备除掉上面的花刺,正当他快要完成这项工作时,一个男孩急急忙忙地往这边走了过来。

“奈布!”男孩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叫道,“今天长官提早查房,你快回来吧!”

“什么?”奈布停下了手,眉头皱起,转头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屋子,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杰克还在厨房里忙着些什么。

“现在吗?”他把花和手套剪刀随手放在窗台上,想回去和杰克说一声。

“嗯,你快点吧,我听说今天长官也要来,你知道,你刚刚赢了上个星期的比赛,而他每次都会特地来看优胜者。”男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就要往外跑。

奈布一时躲闪不及,被拉着跑了三四步,“等等。”

他挣开男孩的手,看着屋里的灯光犹豫了一下,想到亨利为人,又一跺脚,“算了,走吧!”

03.*****

于是当杰克端着两份羊排出来的时候,奈布早已不见人影。

玫瑰花孤零零的躺在窗台上,茎秆上的刺已经去除的差不多了,杰克拿着花枝往外面看了一眼。

月亮不知何时被乌云遮住了,云层中漏不出半分月光,夜色沉沉,黑的看不清前路。

“已经走了么。”杰克手指摩挲着花瓣,睫毛低垂下来,继续把剩下的花刺清理干净。

进屋将花插进花瓶里,盘中的食物尚且冒着热气,只是今晚的客人却不在了。

他在杯中倒入红酒,喝了一口,觉得酒变得索然无味,拿起刀叉切割羊排,可口的肉味也好似从唇齿间溜走了,干巴巴的尝不出分毫滋味。

在他看不见的对面,此时正坐着一个青年,眉眼与方才离去的少年很像,眼眸同样是湛蓝的天空色,棕发半遮住耳朵,一看便知发质柔软,很适合揉乱。

唯一的不同,只不过是身材更高,五官也更俊朗罢了。

如果说少年尚带着某种孩子气的可爱,他的脸上,稚气已不太明显,取而代之的,是岁月积淀下来的韵味和成熟。

青年坐在椅子上,手腕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杰克一口一口地将食物吃完,再举起酒杯,朝着空气做出碰杯的姿势。

他的眼神深邃,此刻盯着对面的位置,就像是透过屏障和青年交流似的。

青年眸中微微一闪,手指抬起,轻叩了一下对方的酒杯。

“Cheers。”他微笑着说。

评论 ( 32 )
热度 ( 691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