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16)

目录与预警



(16)Yellow Rose


01.


杰克的私人裁缝约好了晚上7点钟来,奈布只得先在屋里等待。


室内飘荡着淡淡的馨香,木质茶几上放着整套的高级瓷器,整个房间呈现出一种典雅高贵的气息。这是许多有钱人即便大把挥霍也难以获得的气质,而杰克似乎天生就拥有。


名贵而富有质感的器皿按照最严格的礼仪摆放好,墙上挂着一看便出自名家的作品,四周点缀着玫瑰花,它们几乎无处不在。


奈布环顾四周,也找不出一处不妥当的地方,他不得不承认,杰克实在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


“我去准备下午茶。”杰克一边把帽子和大衣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一边转过头来问:“喝点什么,锡兰高地红茶怎么样?要不再来点烤松饼。”


“都可以。”奈布说,随即又表示疑问:“杰克,你家里不请佣人吗?”


他来这里几次,都没有碰见过其他人。


“嗯哼。”杰克耸了耸肩,“她们一般上午来,做些打扫清理的工作,至于做饭,这是我的兴趣。”


“每天都自己做吗?”奈布问,“我认识一位医生,他忙到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


“看来他非常敬业的医生,而我喜欢偷懒。”杰克笑着说。


奈布露出一点笑意:“的确如此……非常敬业。”他突然觉得有些迷惑,好像记忆里的某个部分缺失了,恍惚地喃喃道:“或许……是这样吧。”


“那位医生是你的朋友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杰克讶异地挑挑眉,然而看到对方显然没有继续讲下去的兴趣,他便体贴地转了话题。


“请坐在这儿吧,下午茶很快就好,10分钟……嗯,差不多10分钟就好,这段时间……”他的手指从书架上一排书籍划过,随意抽出一本递给奈布,“无聊的话,看会儿书怎么样?”


奈布接过来,封面上用精美的烫金字写着——《The War》,他的瞳孔微微一缩,抓住书脊的手指也不自觉地收紧了。


“谢谢。”他尽可能保持着语调的平稳。


“不客气。”


02.


等到转身进了厨房的那一刻,杰克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佻的、带着恶意的微笑。


他兴致盎然地回想着奈布看到书的反应,对方一向平静的心绪波动不已,尽管只有一瞬,再看时已经与平常无异,如果不是他特意注意了,一定会当作是自己的错觉。但是这被刻意隐藏在表象下的情绪却恰恰暴露了弱点。


看来那场战争对你有着不小的影响啊,奈布·萨贝达……


他一边洗涮着茶具,一边思索。


自残、失眠症、每周一次的忏悔。


Omega的身份、拒绝与人接触、却又当杀手来维持生活。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人了,但也正因如此,这场猎人与猎物的游戏才不乏味是么?


杰克看着煮沸的茶水冒出的白色雾气,轻轻一笑。


03.


“献给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无辜的人。”


翻开扉页,这一行字像是绳索一般扼住奈布的喉咙,让他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好一会儿,他才定了定神,强迫自己从不适的感情中脱离出来,继续看下去。


“……也许我什么都不明白,可是这儿从来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战争。……”


一行行的文字像是跳动的音符在眼前晃动、颤抖……


奈布屏住呼吸,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强迫自己看,只是内心里有某种声音,在劝他,不要再逃避了,难道不去看,不去想,那些事情就会消失不见吗?


罪恶是永远存在的。


他的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滴落到睫毛上,然后再落到按在书本上的指尖之上。


猛然,一只微凉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奈布浑身一僵,直到闻到那衣服上熟悉的玫瑰香气才渐渐放松下来。


“别看了。”如温水一般柔和的嗓音在身后淡淡地响起,神奇地抚平了他内心激荡不已的痛苦。


“杰克……”他触碰着盖住他眼睛的那只手,低声喃喃。“我没事。”


那只手仍然没有放下来。奈布感到手的主人似乎低下了头,鼻尖几乎触碰到他散乱的发丝。


杰克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放开手,递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给他,“我想,喝点这个有助于你保持平静。”


“……谢谢。”奈布接过红茶,小杯啜饮着,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贴身的衣物不知什么时候被汗湿了。


手心的汗液滑得让他几乎握不住茶杯,他不得不将杯子放到茶几上。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倾听。”


杰克握住他的双手,深红的眼珠紧紧盯着他,神情关切。“这种反应,是PTSD吗?创伤后应激障碍。”


奈布疲倦地揉了揉眉心,眼底是散不开的阴霾。


他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抱歉杰克,我有些困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杰克立马点了点头,“客房在那儿,我带你过去。”


03.


整整一个下午,奈布都陷在深深的沉睡中,等到醒来,天色已经黑了。


推门出去,一个陌生人坐在沙发上,看到他出来立刻站起身,冲他行了个礼。


“奈布·萨贝达先生,我是杰克先生的私人裁缝,他委托我为您量身裁衣。”


奈布点了点头,谢过他,想起自己到这儿来的真正目的,状似不经意地问:“之前我捡到过一块手帕,样子我很喜欢,可惜弄脏了,先生知道在哪儿能再买一条吗?”他从怀里掏出那块手帕递给裁缝。


“如果有特别的标志或许可以。”他把尺子放在一边,伸出手接过来。


“噢,这个是……”裁缝仔细看了一眼针脚,随即笑了起来,“这太有缘了,这块手帕正是我亲手做的。”


奈布原本正静静地观察着他的表情,闻言不免吃了一惊,“做给谁的?”


这时杰克走了进来。



评论 ( 18 )
热度 ( 781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