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ABO】玫瑰与枷锁(24)

目录与预警


(24)The Chain


01.


从廓尔喀到英国,需要穿越整片大西洋。


船队平稳的行驶在海上,徐徐破开水浪。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不算猛烈,也没有暴风雨,甲板上的士兵们七倒八歪,他们昨晚刚刚结束了一场酒会,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休息。


小奈布·萨贝达和他的同伴们挤在一个狭窄的房间里,长久的旅程让每个人都昏昏欲睡,房间里没有床铺,他们只好坐在地上低着头,发出小小的呼噜声。


突然,门板外面传来轻微的走动声响,缓慢而轻,却让他猛然惊醒过来。


门被士兵们锁住了,只剩下一条小缝,勉强往外看,只能隐约看清不远处站着一个比他看样子大三四岁的孩子,背对着他靠在圆形窗户前面,正低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喂。”小奈布轻轻地喊他,“过来。”


对方左右看了看才看到隐藏在门内的蓝眼睛,他走了过来,蹲下身子问:“你们是廓尔喀人的孩子?”


“是的,你又是什么人?”奈布看着对方满头灿烂的金发,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英国人?”


“嗯。”对方索性盘腿坐了下来,单手支着下巴,“我的老师是这儿的船医,他带我上船的。”


“你在这儿做什么?”


“给我的花浇水。”他扬了扬手里的水瓶,“甲板上不让我养花,其他地方的阳光又不够充足,只好把花偷偷挪到这儿。”


奈布贪婪地看着水瓶里荡漾的清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已经很久没喝上水了,现在渴的要命。


“水,能给我喝一口吗?”他几乎是恳求了,英国士兵估计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俘虏中会有个omega,给的食物和水分都是按照beta给的,这些可怜的物资,alpha尚能忍受,但身体素质还不如beta的他却快要承受不住了。


对方偏了偏头,看着囚笼里的这个脏兮兮的孩子,他的眼睛很亮,睫毛卷翘纤长,看样子如果擦干净脸,长的应该还不赖。


“好啊。”他笑了起来,把水瓶凑到门缝前。


奈布喝够了水,擦擦嘴角,真诚的向他道谢。


“不客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金发男孩比他个儿高一些,此时微微俯下身子,微笑着从门缝里伸进一根食指,弯了弯,“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杰克,一名医生。”


奈布迟疑着也伸出食指,被杰克勾住用力,他不禁有些脸热,“奈布……奈布·萨贝达,是最勇敢的廓尔喀人。”他按了按腰间的弯刀——那是母亲趁乱塞进他衣服里的,不无自豪地说。


02.


船在海上行驶了十几天,明天天不亮的时候,就要到英国了。


杰克摆弄着他的花,那是一朵红色的玫瑰,已经长出花苞儿了,微微露着尖,大约也快开了。


“奈布,你的烧退了吗?”杰克靠着门板问。


其他的孩子此时已经被集合到甲板上,做好下船的准备了。


只有奈布·萨贝达一个人被留在船舱里,前几天,可能由于不太适应海上的航行,他夜里就发起烧来,到今天还没好。


士兵们没让医生来看,医生的资源比区区廓尔喀人可珍贵多了,反正对他们来说,还有其他的廓尔喀孩子,舍弃一个身体弱的也不算什么。


但是,英国的土地上是不允许自由的廓尔喀人存在的。


所以现在,船舱开着,奈布躺在地板上,胸膛微微起伏着,脸上一片滚烫,红的惊人,看起来虚弱得不像话。再过一会儿,如果他还是这副样子的话,士兵们将会毫不留情地夺走他的性命。


“好一些……咳咳。”话还没说完,就被咳嗽声打断了,他翻身坐起来,眉头皱的死紧,他已经服下了杰克从船医那儿偷来的退烧药,现在神志已经清醒很多了。


杰克放下他的花盆,过来拍拍他的背。


“我得过去。”奈布摇摇摆摆地站起身来,摇晃了一下晕乎乎的脑袋,但还没向前走几步,腿一软就要跌倒在地上。


“小心!”杰克急忙过去抱住他,怀中小小的身体滚烫的像是着了火,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颤动。


他叹了口气,“吃下这个。”


杰克掏出一枚红色的药丸,“暂时提高身体机能,可以撑一会儿,不过……”


奈布接过药丸,抬头看他:“不过什么?”


杰克无奈的笑了笑,“当药力失效的时候,会遭受双倍的反噬,也就是说,那时候,你可能不仅仅是发烧这么简单了。”


奈布低下头,轻轻地说:“没关系。”随即将药丸咽了下去。


药物起效很快,没多久他就能站起来了,远处士兵皮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奈布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转身往船舱外面走去。


“等一下,奈布!”杰克从后面追了过来,手中握着那颗还没开的红玫瑰花苞。“这个给你,以后我会去找你的!”他冲奈布挥了挥手,紧接着就不见了。


评论 ( 32 )
热度 ( 722 )

© 且&歌 | Powered by LOFTER